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我的天哪毒液是怎样一个小可爱啊!!!!
共生吹爆!

救救让帝!!!!!





然而还是投了可爱明和小狗🐶

这期快本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快本从头到尾看全乎的……
话说为什么三首歌人家两个不是感恩知遇就是怀念往事,情怀又催泪,巍澜就是妈的死给画风啊哈哈哈哈!
兄弟情真香。(๑>؂<๑)

沉迷镇魂无心其他……(๑>؂<๑)

〔通空〕无名

感觉写了好久,最近有些偷懒嘿嘿嘿。
这几天就写了这么一些,也没啥思路,啊,只想就这么甜着,但还得再打架再虐才能到最后,结尾都想好了,打架也想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过渡,唉。
字数很缩水,还是觍着脸分成两小章发了,后续正在写。
感谢喜欢,超开心的!







11.
悟空又恢复了从前蹦蹦跳跳的状态,整日里闲不住,一会儿整整八戒一会逗逗沙僧,唐三藏都忍不住笑着叹气,说他回来之后比从前都活泼。

悟空心里高兴,恨不得一天就走到灵山,这倒苦了八戒这个走不动道儿的胖子。

“师兄啊,你慢点,师父骑着马都跟不上你。”八戒气喘吁吁的扶着腰,冲悟空喊。

“死肥猪,明明是你自己懒,说师父干嘛,诶你走快点,早日取得真经就能早日普度万民,像你这么磨磨蹭蹭的,苍生早就完蛋了。”悟空在前面蹦跳着,时不时翻个跟头,嘲笑八戒道。

八戒走不动了,知道跟这个猴子没得聊,就去求助师父,师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悟空,你走的太快,为师确实有些跟不上,这天色已晚,我看不如就在这歇下,明日再走。”

“对啊对啊,歇会儿,明日再走,嘿嘿,师父,我看那边有个破庙,我先去放行李啊。”有了师父的话,八戒连忙颠颠的找地儿歇着了。悟空默默翻了个白眼,也不好说什么,便又回来,护送师父到破庙歇息。

入夜,悟空睡不着,一个人望着月亮时不时的傻笑,八戒在他身边躺着,呼噜震天响,甚是影响悟空望月思猴的心情,忍无可忍之下,揪着八戒的耳朵把他叫醒了。

“干嘛呀师兄,大晚上的,你不睡也不让我睡啊……”八戒捂着被揪疼的耳朵,有些委屈的说。

“就知道睡,还打呼噜打的这么大声,吵到师父怎么办,真是的。”悟空白了他一眼,继续看月亮。

八戒被他这一闹也没了睡意,挨着悟空坐下,看悟空望着月亮傻笑,八戒忍不住问道。

“呦,师兄,又在想你的相好哪,真没想到师兄你竟也是个情种。”

悟空推了他一把,说道,“什么相好,胡说八道什么呢你!”

八戒摆了摆手,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诶,师兄你别不承认,跟我你还瞒什么,你是在想那个疯猴子对吧,瞧你那表情,都快流口水了,谁看不出来啊。”

“不许说通臂是疯猴子,小心我揍你,诶,不过,我想他,这么明显吗?”

“明显,这么说吧,我想嫦娥妹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啊?这么夸张,可是,通臂是我的好朋友,怎么会跟你想你的嫦娥妹一样呢?”

“诶呀师兄啊,说你没情根还真没错,你和那疯……咳,通臂猿猴,谁看都是一对儿,你想想你为他做过的那些事,痴情程度都快赶上老猪我了,他呢,整天喊着要打死你,到头来,打了你一棒子就舍不得了,什么朋友啊,呸,你们俩这就是爱情啊!”

悟空脑子里嗡的一声,连忙抓着八戒问到,“你说的爱情,就是像你和嫦娥,牛大哥和铁扇大嫂那样的?”

“没错啊,虽然赶不上我和嫦娥妹那种惊世骇俗天荒地老的爱情,不过也差不多了。”

“那……可是我是公猴,通臂也是,又怎么会是爱情呢?”

“诶,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老猪我很开放的,都是公的怕什么呢,放心,只要那疯猴子别再来闹事,我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你们。”

悟空闻言,陷入沉思,他觉得老猪的话,居然有点道理。自从和通臂在花果山分开后,他就整天想着通臂,通臂现在在干什么呢,通臂会不会也在想我呢……满脑子都是通臂的身影。

悟空一直以为通臂是他挚友,他才会如此惦记着,可听了八戒的话,悟空想了想,牛魔王也算是他的好朋友,他就不曾惦记过牛魔王,还有哪吒和杨戬,也和他关系不错,他也没整日里想着他们。唯独通臂,总是让他忍不住去想。

难道真的是爱情?我爱上通臂了?

悟空挠了挠头,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自己对通臂说过的话。

………

“通臂你对我最好了。”

“我孙悟空吃过最好吃的桃,便是通臂你递给我的那个。”

“那一个,偏偏那么好,让我惦记了这许久……”
………

“师兄啊,你别当我不知道,你白天走那么快,还不就是想早日到灵山,完成取经的任务,你就能回去找那疯猴子了嘛,那天你拉着那猴子,二话不说就走了,回来之后每天不是飞一样的拉着我们赶路,就是在那嘿嘿嘿的傻笑,一看就是跟那猴子说和好了,老猪我可是过来人,看的清楚着呢。”

八戒拍了拍悟空的肩,得得瑟瑟的说着。

悟空被他说中,竟也不恼,反倒笑了出来。

“我想了想,我好像确实是喜欢通臂的,诶,那按你说法,通臂他,也喜欢我?”

“笨啊师兄,他不喜欢你,干嘛那么舍不得你呢。”

悟空闻言,笑得更开心了,八戒看他这副蠢样子,叹了口气,唉,傻了,傻了。八戒没再理他,都快天亮了,得抓紧时间睡会儿。

嘿嘿,我喜欢通臂,通臂也喜欢我,好想赶快取了真经回来啊,我就能去告诉通臂了!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像凡人一样成亲,把我那帮朋友都请来。

可是成了佛能成亲么?

啊不管啦不管啦。

嘿嘿,通臂也喜欢我……

12.
“那头死牛啊,气死我了!说什么最爱我只爱我一个都是假的!”

乌鸦精噔噔噔的走进屋,气鼓鼓的在桌边坐下,小云雀跟在后面,想劝说些什么,又被乌鸦精挥手拦住了。

屋内的师徒四人被她惊到,悟空拿着吃了一半的香蕉翻了个跟头到桌前,偷偷问小云雀。

“喂,你姑姑这是怎么啦,牛大哥把她甩了?”

“那倒没有啊,只是姑姑她今天去湖边散心,结果看到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在那里腻腻歪歪的,姑姑就生气的回来了。”小云雀耸耸肩,解释道。

悟空听罢,把手里吃剩的香蕉皮一扔,笑道,“我还以为怎么了,你也是,大哥和大嫂本来就恩爱,你是突然冒出来的,还不让人家腻歪啊。”

乌鸦精不乐意了,一拍桌子,“这话我可不爱听啊,明明是那头死牛来追我,现在又抛下我不管的。唉呀跟你这个猴子说不明白,你一个出家猴,哪懂这些男女恩怨的事呢,真是的。小云雀,走,我们去别处歇着去。”说罢,甩甩袖子走了。

悟空看她们离开,不屑的哼了一声,嘟囔着,“谁不懂啊,说得好像我没有喜欢的人一样,嘁。”

“悟空,你自己在那说什么呢?”唐三藏有些疑惑,问道。

八戒抢着说,“嗨呀师父你可不知道啊,师兄他啊,现在可是有喜欢的人了呢!”

“哦?这,为师怎么不知道啊。”

“师父你当然不知道啊,诶,师父我跟你说啊,师兄他啊……”

“喂!你别胡说啊!师父你别听他的!老猪,你再说我打你了啊!”悟空连忙阻止。

唐三藏依旧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有再问,只当是他们两个在玩闹,便没有放在心上。

悟空见八戒住了嘴,没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也松了口气,瞪了八戒一眼,要过去打他。一抬脚,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嗯?一个葫芦?

悟空捡起脚下的那只葫芦,好奇的端详,还附耳去听了听,又晃了晃,都没什么动静,这葫芦也没个开口的壶嘴,什么玩意儿啊。

“诶,大师兄,这好像是乌鸦精的葫芦啊。”沙僧凑过来说道。

“真是的,丢三落四的,一会儿找不到又要过来吵吵嚷嚷的了,我去还给她吧。”悟空挠了挠头,拿着葫芦出了门。




通通要等到下一小章才会出场啦啦啦
最近反复看b站的视频,觉得通通好帅气啊啊啊啊空空小奶猴啊啊啊啊(๑>؂<๑)

〔通空〕接上文,大概不会有名儿了。。

我感觉我在自找不自在,明明看剧就够虐了,干嘛还要写文也虐呢?
所以努力在甜了,剧情依旧是自己脑补,和原剧已经分的没边了,唉呀唉呀同人嘛,不要在意那么多啦。
发了三小章上来,其实按字数,估计也就是两章半,emmm就这吧,以后的剧情估计还是会有虐,不过也不会太虐啦嘿嘿嘿。
有人喜欢真的好开心啦啦啦啦,我会加油写的!(ง •̀_•́)ง


8.
自从和通臂打了一架,悟空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走路也不这蹦一下那跳一下的了,也不和老猪老沙打打闹闹了,整日垂头丧气,撅着个嘴拎着金箍棒不声不响,谁逗他都没个反应。

老沙从没见过这么蔫的大师兄,以为是被通臂给打坏了脑子,担心的去问八戒。

八戒看的清,那日大师兄跟那通臂猿猴你来我往的,又是拉手手又是眉来眼去,尤其是悟空失手打伤通臂之后,表情就跟心碎了一样。

面对老沙的疑问,八戒表示,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但是这猴子一直蔫蔫的八戒也看不下去,八戒知道,自家大师兄虽然本领齐天,但没情根,感情这事他肯定不懂,他和那通臂猿猴,看似朋友,可是看那相处模式,那明明是爱情啊!什么好朋友,呸!

得找个机会跟师兄说一下开导开导他呢。八戒如是想着。

然而,还没找到开导的机会,另一方当事猴就出现了。

八戒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他舒舒服服歇在草地上,正舒舒服服的剥开一根香蕉,打算舒舒服服的吃上一口,结果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根银色的棒子,直直的冲他旁边正发呆的猴飞过去,带起来的气流都把他掀翻了,香蕉也掉在地上沾了灰,没法吃了。

八戒手脚并用的爬起来,正打算破口大骂,谁这么没素质,棒子乱扔,知不知道差点就打到他了!

结果还没骂出口,八戒就看到一直蔫了吧唧的师兄腾的翻身躲过,转头看过去时眼睛都亮了起来,八戒再往另外一边看去,嘿!这不是上次跟师兄打架的那只猴吗!

诶?不对啊,八戒再定睛一看,上次那只猴虽然没干好事,但仙气缭绕,看着是个正经猴,这次怎么带着一身妖气来了?

“通臂?太好了你没事!都怪我,下手没个轻重把你给打伤了……”

喂喂喂师兄啊,我知道你看见相好就智商下线,可你笑成那副蠢样是怎么回事啦,这猴子刚刚可是直接朝你扔了个棒子来啊,而且他看起来哪里像没事啊浑身妖气啊,师兄你的火眼金睛呢喂,你那个语气是怎么回事啊,你在撒娇求原谅吗喂!

“废话少说!孙悟空,这次我不会再败给你!今天我就打废你,看你还怎么去取经!”

不是吧,又要打?你们两个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吃根香蕉好好谈一谈吗?不吃香蕉吃桃子也行啊!干嘛非要打架呢!

“通臂,我不会再和你打了,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你听我解释啊!”
对啊对啊疯猴子你听我师兄解释啊,你们两个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一见面就打架啊!

“你有什么好解释的?!都是狡辩!看招!”

唉,猴子就是猴子,一言不合就开打,师兄啊师兄,我还以为猴子里就数你脾气暴,没想到这疯猴子比你还暴,话都听不进去,唉,这下你可惨喽……

诶?不是不是!师兄你还真不还手啊!诶呀这疯猴子下手可真重!看着就疼啊!师兄啊你在不还手可就真要被打死了啊!

八戒心里咆哮着,正替悟空担心,结果那只疯猴子只打了一棒,看悟空没还手,竟然就停手不打了。

“孙悟空,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抵抗?”

通臂本是抱着打死算了的心下那一棒的,可是孙悟空居然躲都不躲,也没拿金箍棒挡一下,竟硬生生挨了他这一棒,通臂虽然生气,但看到擎天柱实打实的落在孙悟空身上,他还是有些心疼。

“通臂,我说了我不会和你打的,不过你还真舍得打我啊,嘶,真疼……”悟空揉了揉被打到的胸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有些委屈的看着通臂。

“你……谁让你不抵抗的!谁知道你真傻到要硬挨这一下啊!哼!你都舍得打我,我凭什么不能打你!”通臂闻言,便又心软了,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的,索性又敲了悟空一下,只是力度已轻了太多。

悟空听他这话,便知道通臂已经没那么生气,从小他闯了祸通臂要教训
他,他都是睁着水汪汪的两个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通臂,通臂就不会再生气了,现在看来,通臂竟还吃这一招。

“疼疼疼,通臂你别生气了,你看,我打你一棒你也打我一棒,咱俩扯平了,别再生我气了好不好?嗯?”悟空决定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哄的让通臂把气消了,然后再好好给他道个歉,要是能和好如初就最好不过了,于是从地上爬起来,凑到通臂面前,说道。

如悟空所料,通臂真的向来看不得他这副委屈样子,见他凑过来,竟没再出手揍他,心里一阵纠结。

通臂:啊好气啊好想打死他但是好舍不得……

悟空:我都这么豁出去了通臂应该不会在生气了吧……

八戒:师兄你作为齐天大圣的尊严呢没眼看没眼看……

黄眉:我一直没出声当我不存在的吗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师弟我不搅和了你我就改名叫绿眉!

果然,就在通臂心理防线即将被悟空攻破之际,黄眉再次站了出来。

“师弟,你别被这猴子给蒙蔽了!你别忘了你如今这副样子是谁害的!你可千万不能放过他啊!”

可恶,这黄眉妖怪怎么又冒出来搅局了!刚刚就该先一棒子结果了他!
悟空狠狠的瞪了黄眉一眼,转念一想,上次就是因为自己要打黄眉结果惹怒了通臂,这黄眉还真动不得。

悟空眼珠一转,想了个办法。

不等通臂反应过来,悟空便连忙抓起通臂的手,跳上筋斗云。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俩猴已经不见了踪影。

八戒在赶跑黄眉之余,心里默默给悟空竖起大了拇指。

9.

“孙悟空你放开我!你找死啊!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啦!诶诶通臂你别乱动,我现在可是快没力气驾云了,把你摔下去就不好了。”

“你脑子坏了吗?!我自己也会驾云!你给我放开!”

“不放不放不放……诶诶,到了到了!”

悟空紧紧的拽着通臂,但由于法力不支,落地的时候还是踉跄了一下。

通臂忍住扶他一把的冲动,用力甩开了悟空的手,有些气恼的唤出擎天柱,作势要打,悟空连忙笑嘻嘻的阻止。

“诶诶诶通臂你先别生气,你看这是哪儿?”

通臂闻言,停下动作看了看四周,看清之后,不禁心里一颤。

“这是……花果山?”

悟空点了点头,心中暗喜,说道,“没错,花果山,太好了,通臂你还认得这里,我以为你早忘了呢。”

通臂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会忘,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悟空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又低下头一副沮丧的样子,说道。

“通臂你别怪我,自从五百年前,你我在那水帘洞吵过一架你走了以后,我就特别后悔,心里一直惦记着你,刚从五指山出来,我就飞回花果山,问了好几个认识你的猴子,都说没见你回来过,我只知道你是神仙,便去天庭找你,太白老头也说没见过你,找不到你我特别着急,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可也没办法,只能先跟着师父取经…可我一直都想着何时才能再与你相遇,好跟你道个歉。”

通臂一直静静听着,心里一阵难过,那日,悟空那句“不配有你这样的朋友”甚是伤人,他一气之下,竟真的没再踏入花果山半步,一直以来,只当悟空是真的要与他断情绝义,他自己也傲的很,哪怕知道悟空这五百年都在五指山里压着,也没去看上一眼。

如今听悟空这番话,通臂心里,气已消了大半,不过,他仍是不愿意就这么原谅他。

“你说这些做什么,何况五百年前的事暂且不说,你又为什么让村民拆我的庙?”

“通臂,我对天发誓,我从来都没干过这种事,那天路过你的神猴将军府,听说了你为当地百姓降妖除怪,颇受百姓爱戴,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多羡慕你。”悟空忙摆摆手,解释道。

通臂听得心中暖暖的,早就忘了自己这次气势汹汹的来找他是为了干什么,通臂盯着悟空看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

“……罢了,姑且信你,不过再有下次,休怪我对你不客气。”通臂装出一副凶凶的样子,说道。

“你这是……原谅我了?”悟空反而懵了,试探着问道。

通臂白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悟空眼睛一亮,兴奋的翻了个跟头,又凑到通臂身边,一把抱住,见通臂随着他闹,索性毛茸茸的脑袋在通臂颈窝亲昵的蹭了蹭,就像幼时一般。

他闹够了,拉起通臂的手,絮絮叨叨的说着,“走,我带你好好逛逛花果山,你一直没回来,其实我当了齐天大圣之后,花果山变样很多呢,诶,不只是你说的那些坏的变化,也有好的变化呢……”

通臂随他拉着自己的手,心里满满的,仿佛真的回到了幼时,他们两个还是无忧无虑的小猴子时的感觉。

突然,悟空说着说着,脚步一顿,猛地捂住了胸口。通臂担心的看向他,忙问到,“你这是怎么了?”

悟空疼得呲牙咧嘴的,勉强挤出一丝笑,嘿嘿的说道,“没……没事……嘶,不过……通臂你可真舍得下手,那一棒……可真疼啊……”

话音未落,悟空突然失去意识,倒了下来,通臂忙把他接在怀里,心里暗暗自责,腾出手捏了个驾云法术,带着悟空飞到了水帘洞里。

10.
悟空再醒来时,身边已没了通臂踪影。他揉了揉胸口,倒是不疼了,便起身来,打算去找通臂。

还没等他走出洞口,就见通臂落在洞口,手里用宽大的树叶捧着什么走了进来。

“通臂你去哪了,我这一醒不见你,还当你又一声不响的走了……”悟空挠了挠头,扁着嘴说道。

“若是要走,怎么不和你说一声。”通臂空出一只手来,拉着悟空回到洞中,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下,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悟空,“给,桃子。”

悟空笑着接过,拿了一个桃啃了一口,说道,“就知道通臂你对我最好,还专门去摘了桃给我。”

“什么专门,我是自己饿了,便去摘了几个来,摘多了,才分你几个。”通臂白了他一眼,转过头不看他。

“是是,给我只是顺带,对吧,哈哈,通臂你忒不直率,还不如小时候。”悟空几口啃完一个桃,笑得前仰后合,说道。

通臂不耐烦的又扔了一个给他,嘴上凶他道,“吃都堵不住你的嘴。”

悟空收敛了笑容,抓着桃挪到通臂身边,神秘兮兮的说,“诶,通臂,你可知道我吃过最好吃的桃是什么时候么?”

通臂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悟空笑笑,靠在通臂身上,说道。

“我孙悟空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桃,便是刚降生时,通臂你递给我的那一个,只是后来学艺归来,吃过的桃再没那么好吃了……”

通臂侧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悟空,没有说话。

悟空也抬起头看着他,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满是笑意,又继续说道,“大闹天宫前,和你吵过那一架,我还当我这辈子都吃不到那么好吃的桃了,没想到,今日又吃到了。”

通臂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转过头不看他,说道,“呸,桃便是桃,哪有什么最好与不好之分。”

悟空笑了笑,伸了个懒腰,望着洞顶漏下的日光,若有所思,嘴里喃喃道。

“对啊,桃便是桃,可是,为什么那一个,偏偏那么好,竟让我惦记了这许久……”

通臂听出他话里别样的感情,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

“你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快起来吧,别老是靠着我,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

“不起不起,我打小就爱靠着你黏着你,通臂你莫非不知道?再说啦,这里又没人,只有猴子。”悟空见通臂笑了,更大胆了,故意又往通臂身上蹭了蹭,下巴搁在通臂肩上,玩起了通臂发冠上垂到肩膀的穗子。“通臂你这一身装束可真好看,我喜欢,那天刚见你就想说了,可惜打了一架,没机会。”

“嘁,肉麻……”通臂从他手里解救出自己的穗子,瞥了他一眼,说道。忽而又想到了什么,推开悟空,问道,“诶,话说你就这么跑出来,不用管你师父么?”

悟空一呆,心想,糟糕,原本他拉通臂来花果山只是一时兴起,陪通臂在这待了许久,心里高兴,竟把师父给忘了。

通臂看他突然呆住,便知道他肯定是忘了那茬,拍了拍他的脸,说道,“笨,这都能忘,快回去保护你师父吧。”

悟空点了点头,起身来要走,刚迈出一步,就又转头看通臂,“可是,我走了,你怎么办?取经之路怕是还要走很久,我此番走了,再找不到你怎么办?”

看他这副忧心的神情,通臂觉得好笑,但又觉得暖心,便笑着说道,“你去就是了,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

“当真?可别又像上次一般,我回来了你却不见踪影。”

“当真,快去吧,再晚了那唐僧碰见妖怪,我可不觉得你那两个师弟能护他周全。”

悟空心中万般不舍,可担心师父安危,却也只好点头,纵身跳上筋斗云,又望了通臂一眼,这才飞走了。

通臂看着悟空渐渐飞远,脸色沉了下来。

该来的终究会来,自己在龙宫和地府闹过一番,定然会被告上天庭,抓去治罪,刚刚听见雷云滚滚,天兵怕是要来了。

也罢,做都做了,还怕会被治罪,反正已是妖邪之身,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最坏也不过是一死。

不过……若是就这么死了,悟空会很难过的吧……

通臂摇了摇头,挥去了一些莫名的情绪,提着擎天柱走出水帘洞。

果然,已经有人等在洞外,只是通臂没想到,那人会是自己的师父,弥勒佛。

通臂低着头,弱弱的喊了一声师父。

弥勒佛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说道,“傻徒儿,快过来,让为师好好看看你,许久不见,为师甚是想念你啊。”

通臂心里愧疚,走到弥勒佛身边,弥勒佛摸了摸他的脑袋,仍是笑着,“不错,英气了些许,只是这一身妖气,与你甚是不搭啊,嗯?怎么不用短鞭,使开棍棒了?”

“短鞭是师父所赠,通臂自知已是妖邪,便不敢再玷污师父心意。”通臂闷闷的答到。

弥勒佛闻言,叹了口气,“傻徒儿,唉,也怪为师,明知你命里有此劫数还派你下界,害的你误入歧途啊……”

“此事与师父无关,是通臂自己倒行逆施,忘了师父的教诲,师父,通臂自知罪孽深重,但求师父责罚。”

“此番我确实是为此而来,玉帝知道你犯下大错,请我这做师父的来降你,徒儿啊,为师便将你收在这葫芦里,愿你能幡然悔过,届时再潜心修炼,便能再回仙道,唉,可万万不能再动凡心哪。”

通臂听罢,道一声多谢师父,没再多言,便跳入葫芦中。

弥勒佛看着手中的葫芦,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嘴里喃喃道。
“唉,真是孽缘哪……”



未完待续

为什么写来写去有种空通的感觉,假的假的。

发出来之后总感觉少点什么,和下一章也不太好接,就又补了点,有点虐诶……
总感觉ooc的厉害,写不出通通小疯猴子邪魅娟狂的感觉,啊,绝望。
我发现我总爱在晚上写文,尤其十二点到两点这段时间,嗯……得改,不然会没头发的嘤嘤嘤……

〔通空〕接上篇,名依然没有。。

本想攒够五小章再发的,结果写来写去打架这茬是翻不过去了,卡到现在动不了了。
一直觉得原剧虐的很,打心底里不敢看不想看,但不看吧,不知道俩猴怎么打的架,就没法翻过打架这篇直接甜起来,啊啊啊要疯了要疯了。
挣扎了这么久,还是得去看,不过我写文……大多都是直接一发完,但凡写点发点,多半就坑了……
呸呸呸,不会坑的!我会写完的!(ง •̀_•́)ง
我去看剧了,先发点上来。小雷音寺打架通通成妖这段我没看剧,就这么简简单单过去了,依稀记得通好像把空关金铙里了诶……诶算啦算啦,别计较那么多……嘿嘿嘿。(试图蒙混过去)
依旧私设如山,ooc估计有一点,我尽力写,大家凑活看,多谢多谢。





6.
看到身处的大雷音寺突然变成一间破庙,悟空内心是愤怒的,居然会有妖怪如此胆大,连佛祖都敢冒充。

但看到座上的佛祖变成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猴,悟空脑袋里轰的一声。

悟空曾想过很多种他与通臂再相遇时的情景,在天庭偶遇,在佛界偶遇,在花果山偶遇,偏偏没想到会是在取经路上在人间的荒郊野外。

通臂对捉弄到悟空这个事实十分满意,尤其看到悟空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样子,通臂笑得花枝乱颤,还冲悟空吐了吐舌头。

“怎么样孙悟空,没想到会是我吧?”

悟空却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愣了许久,又忽然笑了出来,忍不住向通臂走去。

“通臂,你……真的是你?我以为你生我气,再也不会来见我了,通臂你……”

“站住!别跟我套近乎,齐天大圣,我和你很熟吗?”

通臂见悟空朝他走来,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慌张,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连忙唤出短鞭直指悟空,说道。

悟空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一时间呆在原地。

“通臂你说什么呢,我们是好朋友啊,你还在生我的气是么,通臂我知错了,我不该那么对你,你原谅我吧好不好?”

悟空上前,拨开眼前的鞭子,抓起通臂的手,委屈巴巴的看着通臂,说道。

通臂被他的大眼睛这么盯着,小毛爪子这么抓着,顿时心软了下来,面上不再那么强硬冰冷,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原谅。

黄眉深知自家师弟的脾气,气头上的通臂他们师兄弟都没人敢招惹,如今却看那孙悟空就这么大胆的拨开鞭子牵起了手,师弟竟没发飙,反而眉眼间柔和起来,再这么下去,这俩猴估计就要双双把家还了,这可还行?连忙上前把悟空推开。

“诶干什么干什么,你当我师弟好欺负啊!你说原谅就原谅,岂不是便宜了你?我告诉你,我师弟此番就是来收拾你的!”

“你师弟?通臂是神仙,怎么会给你这妖怪当师弟,我和通臂说话,轮得到你来插嘴?”

悟空心中躁动的很,他憋了一肚子话要对通臂说,突然冒出了一个黄眉老怪,自然没什么好情绪对他。

通臂却不高兴了,“孙悟空,你说话放尊重点,这是我师兄,你别在这一口一个妖怪。”

“通臂,他就是妖怪啊,你怎么会和他……?”悟空疑惑,说到,“哦我明白了!定是这妖怪蛊惑于你,看我帮你降伏了他!”说罢,悟空变出金箍棒,作势要打黄眉。

黄眉连忙大叫着躲到通臂身后,通臂一怒,手中短鞭缠住金箍棒。

“孙悟空你欺人太甚!昔日怂恿村民拆我庙宇,今日又当着我的面打我师兄!好啊,你要打,我便与你打!”

悟空闻言,心中疑惑,连忙收了神通,说道,“通臂你这话是从何说起,我何曾干过那事?定是这妖怪挑拨离间,通臂你莫要信他!”

“村民都说拆我庙宇是你齐天大圣的意思,我难道还会冤枉了你不成?!你少在这里狡辩,诬陷我师兄!”

“我孙悟空何时干过那种勾当!我说了不是我!通臂你不要冤枉好人!”悟空心中愤懑,竟也与通臂吵了起来。

通臂也正在气头上,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在花果山的那天,他不想再和悟空争执,吵架吵的心中憋闷,不如痛痛快快打一架。

“多说无益!看招!”

话音未落,两只猴就撕打起来。

悟空极不想与通臂大打出手,一开始就只是被动防御,可通臂双目通红,下手全是杀招,悟空渐渐的也怒气上涌,下手重了起来。

两人从屋内打到屋外,其他人皆插不上手,此时,黄眉见悟空被拖住,无暇估计唐三藏他们,便施了个法,变出一个金铙,欲将唐三藏抓来。

悟空打斗之中突然瞥见黄眉施法,急忙要去救师父,分了心,通臂一鞭挥来,一时间没设法躲开。

通臂原本只想吓吓他,虽然招招攻他死穴,但都是拿捏着力度,见他分心,担心真伤了他,连忙收手。悟空看他一鞭打过来,没想太多,反应过来后下意识挥棒去挡,没想到通臂突然收手,没收住力道,结果一棒打在通臂胸前,竟将他打落在地。

悟空心中一痛,顿时慌了手脚,却又见黄眉正要抓走师父,连忙奔至师父那边。黄眉看孙悟空过来,不敢在伤害唐三藏,急忙收了法术,闪到院中去扶通臂。

悟空救下师父,见师父没事,暗暗松了一口气,再看向通臂那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那棒下手极重,通臂没能挡住,竟被打的吐血。

“孙悟空,你……当真不错。”通臂抹去嘴角的血迹,在黄眉的搀扶之下起身,冷冷的说道。

“通臂,我……”悟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想要解释却不知该说什么,脑海中一片空白,心却好似被匕首捅了千万次。他从未想过要伤害通臂,却没想到会失手将通臂打成重伤。

他走上前去,伸出手,想要触碰通臂,通臂却冷笑一声,说道。

“孙悟空,今日算你胜了,可此事,我不会善罢甘休,我通臂猿猴,从此与你孙悟空势不两立!”

说罢,通臂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悟空在背后叫他的名字,试图去抓他的手,终是没有抓到。

悟空呆在原地,望着通臂消失在云际,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唐三藏等人以为悟空受了伤,连忙来扶他,悟空抬头,双眼通红,竟是噙着泪。

“师父……师父我该怎么办,我……又伤了他一次……”

唐三藏心中一紧,却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好抚着他的脑袋,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7.
通臂现在很生气!

非常生气!

简直要气炸了!

本来想捉弄一下悟空,没想到被狠狠的打了一棒子,好不容易缓过来恢复了元气,刚刚又来了个天庭使者,说他阻碍唐僧师徒取经,罪不可恕,竟将他仙籍给除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通臂感觉心里就像燃着一团火,自己的理智仿佛随时都会被这团火吞噬掉。他按着师父曾教他的法子,心中默背佛经,试图平静下来。

黄眉没察觉到通臂体内法力的紊乱,还碎碎念的围着通臂,叭叭叭的骂孙悟空。

“这孙猴子!太欺负人了!居然还敢打你!我看他一点都不顾忌你们曾经的情分!”

平静,平静下来……

“你看他那样子!就知道围着那唐僧转!连打伤了你都不知道!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

师父说过不能生气,会生心魔,不生气不生气……

“孙悟空忒放肆!如今师弟你能和他打成平手,若他日他修成正果得到成佛,还不得骑到你头上来!”

我要心如止水……心如止水……

个p啊!

通臂猛地睁开眼睛,腾的一声站了起来。黄眉被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禁吓得后退半步。

通臂眼角泛红,浑身妖气弥漫,嘴上还挂着一丝冷笑。通臂本是灵猴,又在弥勒佛座下修炼百年,慧根极深,如今一时之间想不通,浑身法力逆行,竟成了妖。

黄眉咽了咽口水,战栗着开口问道,“师……师弟,你你你你没事吧?你这浑身的妖气……莫不是……”

“师兄你怕什么,我想明白了,这仙,不做也罢,我已受够了这束手束脚的日子,还不如当个妖怪来的自在!”通臂走到黄眉跟前,冲他笑了笑,说道,“取经?哈哈哈!我偏要让他取不得经,成不得正果!”

完了完了,通臂疯了,怎么会到了这般田地啊,我只是想怂恿他去引开那孙猴子,我好抓了唐僧吃唐僧肉啊,这这这……这可怎么办啊!

黄眉心中暗暗叫苦,可事已至此,也没了退路,干脆就顺着通臂。

“对对对!不当神仙了,这一切都是那孙悟空害的!师弟你可千万不能放过他!”

唉,没办法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师弟啊师弟,你可要争气,务必干掉那孙悟空啊。

“师兄,你可知道哪里有什么趁手的武器?”通臂在山洞里发泄了一番,在他的法术之下,洞壁都被击的扩了一圈,他消了气,胡乱躺在石座上,懒懒的问道。

“武器?师弟,你那短鞭不是用的挺好的嘛,怎么,要换?”黄眉被通臂一番发泄吓得瑟瑟发抖,躲在一边,突然听通臂问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想用了,诶你知不知道啊,快说,问这么多干嘛?”通臂不耐烦的说。

“知道知道,东海龙宫里就有,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就是那东海老龙给的。”黄眉连忙答到,师弟成了妖以后脾气比之前大多了,完全没了之前温顺有礼的样子,黄眉还真不敢惹他了,黄眉想到曾经那个乖巧的师弟,再看看现在浑身冒着妖气闭着眼睛倚在石座上的妖精,不禁为自己掬了一把泪。

“东海……”通臂懒得理黄眉心里那点小情绪,垂眼沉吟一声,翻身起来,说道,“好,那我们就去东海转转!”


以及……
可念不可说这首歌真的好适合通空啊。
不过现在满脑子俩猴的爱恨情仇什么伤感中文歌都能代入了望天……

果然没看剧光凭儿时记忆和cp视频写文是不可能的。
啊可是真的一想到剧里通空变着法的虐就不想看啊。
啊要死啊可是不看剧连他俩打了几架都不知道啊。
真是开坑一时爽……
现在听着歌写文,都快写成爱情偶像剧了喂……
唉,还得看去……
啊啊啊啊不想看通通被打啊,不想看空空没了法力啊。
哇的一声哭出来……

话说最近沉迷看猴,冬铁冬有什么新的文都没看啊……豹玫瑰有什么新的文也没看啊……还有福华盾冬锤基……
罢了……
陈空空可爱!吸爆!
通通超帅气!吸爆!

〔通空〕名还没想好……

看了b站几个通空的视频,最近满脑子的陈空空和通臂的爱恨情仇,尤其那个可念不可说,啊……快去领证啊你们,打什么架啊喂!
入坑之后,把lof上的通空文看了个遍,唉,北极圈无疑了,终于没忍住开始自己写了。
那个……小学生文笔,而且虽然在开始看原剧了但还没看到通空部分,而且对原著也没太深的研究,写了一些感觉全是bug,私设如山,时间线混乱,大家多担待,就当看个乐呵吧……

设定是通和空都是花果山出来的猴,之后产生了点误会,最后通对空爱而不得心生恨意,最后黑化打架,最最后……应该会是he吧还没写完不过不想虐。

那个,大家看的时候请代入陈空空,个人觉得陈空空小奶猴一只,妥妥的受,张空空的话,大概就成空通了,捂脸。

嗯,就酱,不喜求轻喷……

1.
花果山。
通臂猿猴是花果山的一只小猴子,无忧无虑,整天跟着其他猴子上窜下跳,年幼的他曾以为自己整个猴生都会如此,如花果山万千普通又活泼的猴子一般。

直到有一天,花果山主峰顶上的一块圆石动了动,竟蹦出一只猴子来,通臂猿猴和众猴一起去看热闹,只见那只石头里蹦出的猴子茫然的看着叽叽喳喳围过来的猴群,不敢靠近猴群,猴子们也不敢靠近它。

猴群对这个石猴满是好奇,但也有些戒备,而通臂猿猴却莫名觉得它亲切,僵持之中,通臂猿猴主动递了一个桃子给那石猴,石猴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嗅了嗅桃子,终是咬了一口,觉得好吃,几下便吃光了,还冲通臂猿猴咧嘴笑了笑。

爱吃桃子,是猴没错了!

猴群放下戒备,纷纷与石猴亲近起来,石猴也开始整日和猴子们混在一起,而与石猴最亲近的,便是通臂猿猴,也许是那一个桃子的缘分,也许是两猴都是无父无母,他俩看对方都格外顺眼,于是总是凑在一起,抓虱子摘桃儿,在树林里撒欢儿。

有一天,两只猴玩够了,双双躺在树枝上,晃着尾巴看夕阳西下。

石猴看着金红余晖渐渐消失,突然长叹一声,通臂猿猴转过头看它,不解的问。

“小石猴,没来由的,你叹什么气,莫不是肚子又饿了?”

石猴尾巴卷了卷,眉头微皱,竟还有些老成的样子,说道,“今日,经常和我们一起玩的那只小猴在打闹时掉下山崖,找到时竟一动不动了,白眉老猴说,今后再见不到它了,说是,什么来着?死了。我想,若我们有一天,也像那小猴一般,不能动,不能吃桃吃香蕉,不能上树下河,会多无聊。”

这话题对于两只小猴子来说,未免有些沉重,通臂猿猴坐起来,挠了挠头,安慰石猴道,“生死之事,总是避不过的,没必要现在就为此伤怀。”

石猴听他这么说,一个激灵跳起来,重重摇了摇头,“不然不然,我听白眉老猴说,神仙是不用死的,神仙长生不老,又很厉害,什么都不怕!”

“可我们又不是神仙,我们只是普通的猴子,神仙长生不老无所畏惧,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通臂猿猴见它忽然跃起,连忙扶住它,见它稳住身形,随手挠了挠它的脑袋,摘去它头上的树叶,说道。

石猴受用的眯起眼睛,但仍是摇头,“你不懂,白眉告诉我,世间也有神仙会收徒弟,授以法术,若是能学了长生的法术,我们就可以像神仙一般,跳出生死啦!”

通臂猿猴从它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对劲,试探着问,“所以……”

“所以我决定了,要去找神仙,拜师学法术!”石猴眼中闪着光,兴冲冲的说,“通臂,等我学成归来,我就教会花果山所有生灵,让大家都不用死,一起长生不老,多好!”

通臂猿猴挠了挠头,听着是不错的,可是它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看石猴一副坚定的样子,也不好败它的兴,便点了点头。

石猴见它赞同自己,高兴的翻了个跟头,脚下的树枝有些不堪重负的晃了晃,通臂猿猴连忙将石猴拽到一旁更粗的树枝上,拍了拍石猴的脑袋。

“若是要离开花果山到世间寻仙学艺,你这闹腾的性子可得改改,别学艺不成,自己小命先丢了。”

石猴嘿嘿一笑,靠着通臂猿猴躺下来,“你对我最好,等我回来了,第一个教你,若是没有你陪我一起玩,就算长生不老也没甚意思,你可要等我,哪里都不许去……”说着说着,竟睡着了。

通臂猿猴没在说话,只是觉得树林里不似平时清冷,面上竟觉得有些热,看着石猴枕着自己的胳膊愈睡愈熟,心里暗暗想着,“那你可定要回来,我便在这里等你,哪都不去。”

次日清晨,石猴就早早的出发了,听闻海外有仙山,它便乘一小木筏,开始了它的寻仙之路。
2.
石猴本以为,此去,用不了多久便能找到神仙,没想到待它学成归来,已是将近二十年后。

当它再次踏上花果山的土地时,它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小石猴,它有了超凡的法术,会七十二变,长生不老,刀枪不入,有一朵随叫随到的筋斗云,它还有了一个名字,叫孙悟空。

悟空满心欢喜的跑到山里,叫出猴群,却不想它离开了太久,曾经和它一般大小的猴子已经变成了老猴,悟空心中难过,转念想到只要让它们都学会长生之法,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便安慰它们几句,打算开始将从须菩提师父那里学到的东西教给群猴。

突然,悟空看了又看,却不见通臂猿猴,问了几个年纪蛮大的猴,这才知道,他走后几年,花果山来了一个胖胖的神仙样子的人,说通臂是什么灵猴,但命里有一大劫,若不用佛法化解,恐怕会心魔蚀体,不但性命难保,还会给世间带来灾祸,如此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带通臂走了。

悟空听后,心中有些愤愤,通臂那么好,幼时它被其他猴子欺负,都是通臂帮他出头,有其他动物说它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说它是怪物,也都是通臂安慰它,帮他赶走那些找茬的家伙,现在说什么通臂会给世间带来灾祸,会带来灾祸的都是妖怪魔头之流的恶物,可通臂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妖怪魔头的啊。

悟空怎么都想不明白,反而越来越气,想要去找那个带走通臂的胖神仙,不过最终还是被猴群劝住了,毕竟那个胖神仙看着不像坏人,而且通臂被神仙带走,怎么着也不会是坏事,悟空想了想,便作罢了。

然而不顺心的事不止这一件,花果山的猴子说到底还是普通的猴子,不像悟空,这长生之法,它们是怎么都学不会的,悟空烦躁之下,到东海抢了如意金箍棒,又闹到地府,干脆划了生死簿上所有猴类的名。

勾名时,悟空是醉的,但他心中还是记挂着通臂,便下意识的仔细看了生死簿上关于通臂的记载,却发现没有通臂的寿数,再一问判官,原来通臂猿猴已经成仙,超脱生死。

离开地府回到花果山,悟空已经醒了酒,他一个人靠着树枝看月亮,看着看着,终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通臂成仙了,长生不老,真好啊,不愧是我的通臂,就是厉害!悟空放声笑着,惊了几只飞鸟。

他知道,自己恐怕已经犯了大事,师父说过,如果触犯天条,就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如今龙宫地府都被他折腾了个底朝天,怎么着都能算是触犯天条,天兵天将很快就会来抓他了吧。

可他还是忍不住替通臂高兴,笑得尾巴都晃个不停。
3.
通臂猿猴自从十几年前被弥勒佛带回道场,便一直潜心修炼,研习佛法,在弥勒佛的教导下,十多年过去,法力也小有所成,成了一个小仙。
他经常会想起花果山,想起小石猴,也不知道小石猴有没有学到长生之法,不知道小石猴回到花果山,却发现自己没有遵守约定等着他,他会不会伤心难过。

弥勒佛总是笑呵呵的,告诉通臂猿猴要摒除七情六欲,佛家无欲无求,心中若有挂碍,便不能领悟高深佛法,通臂也曾试着忘掉花果山的一切,做到心如止水,好去悟得师父说的高深佛法,可是每当他想起小石猴,想起那夜小石猴说的话,已如深潭的心还是会荡起波澜。

突然有一天,正在打坐的通臂感到一丝震动,他离开禅房,却看到天空中雷云密布,再以神识观之,竟是天兵天将在布阵。

是谁能使得天庭摆出这么大阵仗?

弥勒佛笑呵呵的说,“那位说起来还是你的旧相识,本是灵明石猴,学了些本领,却不善使用,与天庭作对,此番玉帝派十万天兵,那石猴怕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通臂大惊。

弥勒佛看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摇了摇头,总是笑眯眯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惋惜,“他同你一样,都在灵猴之列,天生聪慧,只可惜他一心想着让众生皆长生,竟大闹地府,撕了生死簿,天庭给他机会,让他上天做官,可没过几天,他又搅乱蟠桃会,惹的玉帝不惜派下重兵,这下要是真打起来,花果山那一众生灵免不了要遭涂炭哪。”

通臂猿猴心中隐隐作痛,无论是花果山还是石猴,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思量一番后,通臂向师父请求让他回花果山一趟,想试着阻止这场大战,弥勒佛见他心急如焚,便准他去了。

通臂猿猴匆匆赶来花果山,却见花果山已经不是当初的山清水秀,反而隐隐飘着妖气,山中生灵也不似从前,他拦下一只猴子问了路,急忙来到水帘洞。

那只猴子说,他们的大王齐天大圣就在水帘洞中,通臂此时穿过瀑布,站在洞口,想到即将见到小石猴,竟有些无措起来。

“是谁在那,畏畏缩缩不敢进来,我齐天大圣有那么可怕吗?”

慵懒带着醉意的声音从洞里传出,通臂的心猛地一颤,这声音,像极了小石猴,只是听起来有几分邪性。

通臂走进洞里,拐过一道石壁,只一眼,便看到了醉倒在座上的孙悟空。

日光穿透洞顶的石缝,照在座上,孙悟空金冠炽翎,身披甲胄,脚踏赤履,歪歪扭扭的躺在石座上,金箍棒被他随意扛在肩上,另一只手还提着个半空的酒坛子,整个猴英气十足,仿佛发着光,又有一丝妖邪之气。

这样的石猴,通臂从未见过,他只当小石猴还是曾经的小石猴,却不曾想,隔着几十年,对方已经变了太多。

悟空眯着醉眼,想看看来者何人,看清之后,手一松,酒坛子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坛中酒还未漫开,悟空就已冲到通臂面前,紧紧的抱住了通臂。

“通臂你个骗子!说好的会在花果山等我,为何我回来了却寻你不得?”酒劲之下,齐天大圣竟显出一丝孩子气,抱着通臂吵吵嚷嚷不肯撒手,通臂心中难过,抚了抚悟空的背,“是我不对,我这不是……向你赔罪来了么。”

悟空放开通臂,脸上一会儿委屈一会儿笑,又围着通臂转了一圈,将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似乎在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他的幼时好友通臂猿猴,最终转过头揉了揉眼睛,又拉着通臂坐下。

悟空咧着嘴笑个不停,边笑边说道,“你啊,赔罪倒不至于,只是说好了等我回来,可你却自己跟着神仙走了,你已成了仙,我为你高兴还来不及。”

听他这么说,通臂也笑着说,“小石猴,你一走就是十多年,谁知道你何时回来。”

“别叫我小石猴了,我现在可有名字,响当当的名号,齐天大圣孙悟空,你我亲近,叫我悟空就成,嘿嘿,你成仙了,我也不差,天上那玉帝老儿让我上天做官当神仙,我还不去呢!”悟空得瑟起来,仰着脑袋装模作样的说到。

通臂翻了个白眼,“是是是,齐天大圣,看把你厉害的……”通臂一顿,想起他此行的目的,便试着开口,“……不过,你真要与天庭作对么?”

悟空一愣,收了笑意,问到,“你这是什么意思,天庭看不起我们这些下界生灵,非要分个三六九等,他们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我看着烦,非要好好教教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何为众生平等!”

“他们这般自然不好,可是,世间万物皆有定数,你如此大闹天宫地府,扰乱三界秩序,终是不对。”通臂想了想,说道。

悟空脸黑了下来,言语之中有些怨恨之意,“我让众生皆长生不老,无生死病痛之忧,有何不对,通臂你莫不是成了仙,也变得像天庭那些老顽固们那样,认为众生就该被神踩在脚下?!”

通臂也有些生气,反驳他道,“长生不老?你当真以为被你划了名的就长生不老了么,你这样逆天而行,反倒把他们都变成了人不人妖不妖的东西,你看看如今的花果山,妖气弥漫,这真的是你想要的?而且现在天庭遣重兵抓你,免不了又是生灵涂炭,你想想,你究竟是救了还是害了花果山?”察觉到自己话说重了,通臂顿了顿,又道,“悟空,回头吧,你斗不过天庭的……”

“通臂你!天庭那帮顽固如此说我,你竟也如此说我!我当我为众生谋利,不曾想却被你们这些神仙当做妖邪,通臂你不站在我这边,反倒说什么我逆天而行!”悟空大怒,腾的一下站起来,金箍棒攥在手里,冲通臂吼道,“也罢,就当我孙悟空瞎了眼,错认了你这个朋友!”

通臂一惊,没有想到悟空竟说出这番话来,他试图冷静下来,他向悟空伸出手,想像儿时一样安慰悟空,“悟空,我不是……”

结果,悟空伸出金箍棒,直指通臂面门,打断了他的话。悟空双眼通红,一字一句的说道,“多说无益!孙悟空一个妖猴,不配有你这样的朋友,你走吧。”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通臂看着悟空的背影,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许久,他摇了摇头,终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4.
弥勒佛不知道自家徒儿回了趟老家发生了什么,通臂回来之后便一言不发,把自己关在禅房里几天没出来。

弥勒佛摇了摇头,想来是跟那齐天大圣谈崩了,他也不好说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一个外人,只好随通臂去了,只盼自己的傻徒儿能想通,早日放开这些杂念。

后来,通臂跟没事一样,开始向从前一般整日打坐念经,修炼法术,甚至在听到那孙悟空被如来佛祖制服压在五指山下的消息时都没什么反应。也许是想通了?弥勒佛想,唉,或许是陷的更深也说不定。弥勒佛表示很糟心,但也只能随他去。

再说孙悟空,他被压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开始还会挣扎着,试图逃跑,意识到一切都是无用功以后,他也开始反思自己所作所为。

一晃几百年过去,观音菩萨某天偶尔路过五指山,便顺带去看了下山里压着的猴子。

“过去了这么久,悟空你知错了么?”菩萨问他。

“菩萨,究竟我做的是对是错我不知,但想了这许久,我的确是后悔了。”

“对错不知,那你又为何后悔?”

“……悟空想求菩萨一件事。”

“你且说来。”

“我有一个朋友,我俩因为我大闹天宫的事吵了一架,我对他……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如今我后悔了,我想跟他说声对不起,可我被困在这里不知何时才能脱身,所以恳求菩萨为我传话。”

菩萨却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我不能帮你,你与通臂猿猴之间的事,还需你自己与他说清楚,而且,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是你二人的劫数,外人插手不得。”

悟空闻言,心中疑惑,急忙问道,“劫数?这是何意?”

菩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他,离开了,留悟空一人在山中。

悟空看菩萨走远,心中伤感,昔日情景又浮现脑海中。

那日通臂明明是在劝他回头,可他与天庭杀红了眼,竟听不出通臂话中好意,只当通臂如天庭的众神一般冷血无情,无心苍生,他还对他说了那样的话,如今回想起来,若不是双手被缚,真是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通臂是仙,若我他日能从这山中脱身,纵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对他说声抱歉,只盼通臂当我那时是疯了说胡话,别把那番话放在心上啊……
5.
一转眼,又是几百年过去。

弥勒佛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徒儿在院中练武,一杆短鞭在通臂手中舞的生风,几招之后,庭院中的树枝皆簌簌作响。

通臂察觉到师父走近,忙收了功夫,合掌行礼。

“师父。”

“嗯,不错,你这本领已练得炉火纯青,此番下界,为师也不必为你担心了。”

“下界?师父怎么这么说?”

“唉,自从唐三藏离开长安开始取经,这凡间的妖怪皆对他虎视眈眈,竟一个个摩拳擦掌,危害人间较从前更甚,百姓不堪其苦,纷纷求佛祷告,徒儿你如今法力高强,为师想派你下界,惩治妖邪之乱,不知你意下如何?”

通臂闻言,点了点头,应下了这桩差事。

道别师兄弟,通臂来到人间。果然如师父所说,人间妖魔肆虐,百姓流离失所,便连忙开始四处帮百姓打妖怪。

几年过去,通臂猿猴的大名已经在这里传开,百姓感激他降妖除魔,为他建起一座庙宇,奉他为神猴大将军,日日供奉,香火不断。

通臂也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一只小雀,那小雀原本有些道行,因为倾慕通臂,便整日里跟着通臂,有时也能帮一些忙,时间久了,也能化出人形。

通臂知她心思,只是他心中一直有一只天真活泼的小石猴。

在花果山的那日,悟空对他说的那番话,一直在通臂脑海中挥之不去,一开始他是无比心痛的,到后来,总是心绪不宁,竟连佛经都看不下去,干脆开始习武,这才静下心来。只是每每回想起来,还是会感觉莫名的烦躁。

雀仙在他的庙里建了一个巢,日夜陪他,他很感激,却也知道自己给不了她什么,便刻意与雀仙保持距离,只把她当小妹照顾。

只是近日来,通臂总会无来由的烦躁起来,方圆百里都无妖怪可打,通臂耐不住闲,却也没什么事干,只好化出人形带着小雀四处闲逛。

在人间待久了,看多了平凡人之间的恩怨之事,通臂渐渐觉得这群人类并非总如师父所说那般善良,有的恶人,害人比妖怪更甚,而人间的奸邪狡诈,欺骗,冷漠,也让他十分反感,时间一长,通臂竟觉得自己生出了一些戾气。

直到有一天,他从千里外除妖回来,竟看到自己的神猴将军府被人们拆了,连小雀的巢都被扔到地上破坏了,通臂气不过,在那群人前显形,质问他们为何这么做。

“神猴爷爷,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近日里来了四个僧人,帮我们打跑了妖怪,要我们给他建什么齐天大圣府!我们哪敢违抗啊!”为首的村名吓得痛哭流涕,哆哆嗦嗦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齐天大圣?

孙悟空!

通臂连忙问了村民那四个僧人的去向,想追上去,看看是不是他想的那个人。正欲施法,有人拦住了他,通臂转身一看,原来是同是弥勒佛座下的弟子,自己的师兄黄眉。

“师兄,你怎么在此处?”通臂疑惑,问到。

“那个……我……我也是应师父之命,下界除妖的,嘿嘿,除妖的。”黄眉躲躲闪闪的说。

通臂没有细想,信了他的话。

黄眉搓了搓手,问到“诶,师弟,你这……莫不是要去找那孙猴子寻仇?”

“寻仇?师兄这是什么话。”

“诶,跟师兄还瞒什么,那齐天大圣不就是你在花果山的旧识嘛,我听说,当年他大闹天宫之时,师弟你还去劝过他,他却不识好歹,你俩不欢而散,如今他跟那唐三藏去西天取经,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赶走了几个妖怪,心中记恨与你,竟又欺负到你头上来,师弟,有此新仇旧恨,你能忍,我可不能忍!”黄眉气的胡子都歪了,一副为通臂抱不平的样子。

通臂听他这么说,心里颇不是滋味,但仍觉得悟空不是这样的人,“师兄,孙悟空当初虽然与天庭作对,可过了五百年,如今保唐三藏西去取经,应是不会如此恶劣,更何况…他从小就心性纯良,怎么会是你说的那样呢。”

“诶呀师弟!你还为他说话?你看看你这神猴将军府都成了废墟了,还不都是他害的?我看他就是心胸狭隘,偏要与你作对!你想想他曾经对你说过的话,何等过分啊!你还当他心性纯良?别傻啦师弟!你心地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但又换来什么呢?!庙都被人拆了!”黄眉一脸愤恨,看着通臂,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通臂想了想他的话,又回想起当初悟空对他说的那番话,心中烦躁,被激起一番怒气,“既如此,那孙悟空未免欺人太甚。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听他此言,黄眉眼珠一转,心中大喜,“师弟莫要冲动,我有一计,能让你好好教训那劣猴一番,你且附耳来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