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铁冬〕他们值得彼此

铁冬?冬铁?都一样


他们都遭受了太多,现在,他们该得到些好的东西了。
1.
托尼第一次见到巴基时,巴基恰好是冬日战士的状态,虽然钢铁侠是不会怕一个九头蛇特工,即使是顶级杀手特工,但只有手部装甲的托尼面对一个有些狂躁的冬日战士,心里还是有点慌。
尽管如此,托尼还是上了,有装甲的钢铁侠不太用得上近战技术,不过还好托尼练过几手,但勉强招架了几招后,他还是被无情的摔到地上,在那之前他还挨了一枪,眼镜上。
之后就是其他人与这个坏家伙的战斗了,他可真一点都不留情,托尼艰难的爬起来,有点无奈的想。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短暂且不愉快,托尼觉得巴基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身手干净利落,打架时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整个人杀气腾腾,冷的像块冰。
毫无疑问,托尼不喜欢这样的家伙。于公于私,他都不希望再和这个家伙打架。
2.
事与愿违,他们还是在战场上遇见了,也许事与愿违这四个字不足以形容事情的糟糕,为了这么一个坏家伙,美国队长带领着一部分昔日同事站在了托尼的对立面。
分裂,内战,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他以为只不过是把巴基交给政府,大家委屈一下行动听指挥,然后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发展成这样的局面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他才不想和他曾经出生入死的好朋友们打起来,老天,他眼眶边上的淤青还疼着呢。
不想,但也不会怕。复仇者们还是打了起来,看着坚定的罗杰斯队长,那个老冰棍,托尼想,这大概会是一个可以记入史册的战斗了吧,至少在复仇者联盟史。
战斗全程,托尼都没有和巴基对上,旺达和克林特把他整的挺惨,新伤旧伤一起发疼,他没心思关注别的,可不经意的几眼,他看到巴基和黑豹纠缠争斗,虽然有些下风,但还是那副凶狠的样子,盔甲里的托尼撇撇嘴,哼,总有我亲自收拾你的时候,冷冰冰的老冰棍。
3.
冬日战士杀了托尼的父母,当托尼得知这个事实的时候,他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晴天霹雳一般,明明刚刚在过道里他和史蒂夫和解了,少有的,他主动认了错,他甚至还冲巴基开了个玩笑,可是,巴基就是杀他父母的凶手?
托尼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仇,他才不管什么洗脑什么被控制,他一心想杀了眼前这个人。
托尼没有注意到巴基有些红的眼睛,没有注意到他的慌张和不知所措,托尼满脑子都是那个监控画面,老斯塔克和玛利亚被杀的瞬间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回放,他简直要疯了,而史蒂夫居然还在维护这个杀人凶手。
他们再次打了起来,他和巴基再次交手,他做好了准备,他的双眼完全被仇恨蒙蔽。他击倒了巴基,他问他,你还记得他们吗,巴基的眼睛红红的,巴基回答他,我记得他们所有人。
这场二对一的战斗,他还是输了,尽管他把美国队长那张帅脸打的鼻青脸肿,甚至轰掉了巴基的那只机械臂,可他自己也伤的不轻,单打架,他输了,除此之外,他也输掉了史蒂夫这个朋友。
4.
后来的几个月,托尼慢慢平静下来,他还是很恨巴基,恨不得杀了他,但他已经试图告诉自己从过去走出来,才不是为了别人,他认为被仇恨冲昏头脑并不是他的性格,有时候他试图用史蒂夫的话来劝自己,什么巴基是被九头蛇控制的,杀人是身不由己,可是每当托尼想到这些,他就会想起那天史蒂夫维护巴基时的样子,进而想起他被两个老冰棍狠狠的揍了一顿的事实。这使他再次恼火起来。
明明是我的父母被暗杀了,为什么反而我是被打的那个,明明我在努力为大家好,为什么反而我是错的那个?
托尼想不明白。
一年后,史蒂夫回来了,team cap的众人也被放了出来,托尔和班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了一起,也回来了,难得的,复仇者们齐了。
史蒂夫回到联盟基地的时候,托尼正在基地的实验室研究着什么,他知道他们这天回来,幻视他们都去门口迎接了,可他就是不想去,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史蒂夫回来了,巴基应该是跟着的,对于史蒂夫,托尼不觉得尴尬,只是巴基,他想逃避。
托尔和班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他人也不想让他俩操心,也就只是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下,托尔确实没操心,只是班纳有些担心。
娜塔莎为了挽回众人之间的感情,决定在基地办个聚会,大家都同意了。班纳感觉不对,就去实验室找托尼。
“嘿,听说你们最近打了一架,怎么回事,你没事吧?”班纳一进门,就看到闷头忙碌的托尼,他在他桌上放了杯咖啡,问到。
托尼抬起头,扯出一个“很好我没事”的微笑,“哦看看这是谁,联盟里我最喜欢的博士。我当然没事,瞧你问的。”
班纳自然不会被他就这么搪塞过去,他拉了把椅子在托尼身边坐下,“得了吧,你这笑一看就不像没事的,我最了解你了,办聚会这种事不是最该你提出来了吗,究竟怎么了,让我们的斯塔克先生对聚会都没了兴趣。”
托尼没再看他,转过身继续鼓捣手里的东西,他不是很想和别人说那些,仿佛是把结痂的伤口揭开给别人看一样,他摇了摇头,没说话。
班纳看他这副强打精神但实则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便也没有再问,两个人也没再聊别的,班纳就走了。
晚上的聚会,托尼还是来了,鹰眼开玩笑的锤了他一拳,说了些俏皮话,把大家都逗乐了,托尼也跟着笑,但他的眼神总不自觉的向窗边的巴基瞟过去。
巴基据说是想起了一些从前布鲁克林时期的记忆,可还是有些不能融入大家的圈子,不能融入热闹的场面,巴基清楚自己可能会使他们尴尬,便乖乖的靠在窗边,连手里的饮料都是史蒂夫递给他的。
没一会儿,托尼就重新和大家打成一片,这样其乐融融的感觉,仿佛内战从未发生过,托尼被灌了几杯酒,推脱着离开众人的视线,他鼓起勇气,向巴基走去。
他曾经以为当他再见到巴基的时候他会冲动的冲上去杀了他,或者至少会很愤怒,会很恨他,可是,看着窗边的巴基,他的心很平静,他现在甚至在主动朝巴基走过去,托尼无法解释。
巴基在看着星星发呆,作为巴基巴恩斯的他警惕性没那么强,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托尼的脚步,托尼在他背后咳了一声,他这才慌忙转过身,手里的饮料是满的,差点洒了出来。
“怎么,不喜欢喝草莓果汁?”托尼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果汁,懒懒的说。
巴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果汁,又看向托尼,摇了摇头,眼睛里有些警惕,也有些别的东西,愧疚?恐惧?托尼心想。
“别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听着,我们虽然有仇,我也不是个能轻易放下这种深仇大恨的人,但我现在看在队伍团结的份上还不会动你,所以放松点小老虎,省的史蒂夫又以为我怎么了你。”托尼仰起头,有些不屑的说。
其实他说这些的时候,心跳的厉害,虽然不久前他们还打过一架,巴基依然是杀了自己父母的仇人,可就在巴基看着他的时候,他有点恨不起来。尤其在巴基听到他的声音慌张地转身,手里还握着一杯草莓果汁的时候,他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爱。
醒醒,托尼,这家伙远没有现在看到的纯良无害,他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他可是杀了你父母的仇人。托尼的心里有个小人在叫着。
巴基没在看着他,而是低下头,垂着眼睛,嘴唇咬的有些红,仿佛一个被训话的小学生。
托尼有些心疼的感觉,眼前这个人,二十几岁的时候上了战场,还被九头蛇抓住洗脑冰冻,培养成了一个冷血的机器,史蒂夫曾经说过,最初的巴基,仿佛是布鲁克林小王子,他活泼可爱,幽默风趣,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谁都喜欢他,可现在,他度过了几十年杀人被洗脑的生活,如今想起从前,他一定很难过。
不不不,就算不是他想,但人也都是他杀的,坏事也都是他做的,托尼你不能同情他。那个小人又开始叫了。
托尼内心纠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果然还是尴尬了,托尼转身打算干脆不说了,大不了以后避开他,巴基突然开口了。
“谢……谢谢。”他看着托尼,有些结巴。
托尼心里一颤,他故作镇定的回头看他,“呵,谢我什么?”他有些笑着问。
巴基嘴张了张,又咬住嘴唇,眼睛瞟向别处。
托尼笑了笑,抛下一句“手里的果汁记得喝了”就走了,巴基看着他的背影,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心里想着什么。
5.
聚会之后,众人重新熟络起来,暂时也没什么需要超级英雄出面的事发生,所以基地里经常可以见到克林特和山姆挤在一起吃着薯片看电视,幻视和旺达公然腻腻歪歪,只有队长还带着巴基成天待在训练室。
托尼一直窝在实验室鼓捣着什么,偶尔会顶着黑眼圈出来找咖啡喝,有时他会停下手中的活,叫Friday调出监控看看大家都在做什么,不是他想偷窥或者监视,他心里总是有道坎儿,内战使他感觉和他的队友们中间有了些隔阂,在监控里看着他们还像以前一样打打闹闹开着玩笑,能让他心安一些。
不过……为什么两个老冰棍总是待在一起啊,史蒂夫像个护崽的鸡妈妈一样,时刻和巴基寸步不离,两个人距离之近使托尼有点怀疑这两个人深厚的友谊是不是已经升华成了某些奇怪的东西。
啊……好碍眼啊史蒂夫……你走开啦,巴基好得很不用你照顾啦,我又不会对他干点什么啦。托尼有点烦躁。
过了几天,史蒂夫主动带着巴基来找托尼了,史蒂夫说巴基一只胳膊,无论生活还是战斗都有些不方便,希望托尼能帮忙修一下。有趣的时他说这些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甚至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托尼倚着门听着,觉得有些好笑,他一直在看着被史蒂夫护在身后的巴基,巴基不说话,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低着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托尼打断了史蒂夫的话,冲巴基挑了挑眉,“小鸡崽,你想让我帮你修你的手臂么?”巴基抬头看他,又看向史蒂夫,“嘿,别看你的鸡妈妈,我在问你啊,你想么?”
史蒂夫试图说什么,巴基拉住他,“我想的话,你会帮我么?”巴基有点小心翼翼的问。托尼把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懒懒的摊了摊手,回答到,“当然会,毕竟你的胳膊是我轰掉的。”
史蒂夫有些高兴,托尼摆了摆手,转身进了实验室,“我做的事我会承担,感谢的话你就不用说了,只是我希望他做的事,他也能承担起来,队长你可不能时时刻刻都护着他。”
巴基看了看史蒂夫,又看了看托尼,史蒂夫也是呆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什么呢,不是要修手臂么,进来呗,”托尼敲了敲桌子,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鸡妈妈请回吧,等修好了再来接你的小鸡崽。”
巴基拍了下史蒂夫的肩膀,安慰了这个看起来有些担心的好朋友,走进了实验室,史蒂夫皱着眉头看实验室的自动门关上,他想了想托尼的话,转身离开了。
门外的鸡妈妈离开了,门里的小鸡崽有些手足无措。巴基站在那里,看着托尼忙上忙下的。
“诶在哪…”托尼嘟囔着,在桌边翻找着,巴基在后面递来螺丝刀,托尼愣了一下,接过。
“那什么……你坐吧,我这就给你看看,”托尼反倒有点不自然,这种青涩高中生一般的场景和心情是怎么回事啦,托尼暗暗腹诽。
巴基听话的坐下,托尼开始给他检查手臂,别说,还挺惨, 之前九头蛇给巴基安这个铁臂的时候就没心疼他,铁片嵌进肉里,现在拆开来,伤口还很深。
看巴基努力忍痛的咬着嘴唇,托尼也有点不忍心,给他打了麻药,在取出铁片的时候托尼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干嘛心疼仇人呢,真是的,但手里的动作还是下意识的小心。
残存的渣子都取了出来,托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他冲巴基眨了眨眼,“好啦,接下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技术。”他从另一边的研究台上取下这几天一直没日没夜做好的新手臂,一脸骄傲的拿着冲巴基晃了晃,“铛铛!不错吧,这个可比九头蛇做出来的强多了!”
巴基没想到托尼会为他做一条新手臂,他的心里升起一些暖暖的感觉,看着托尼得得瑟瑟的样子,巴基忍不住笑了一下。托尼从没见巴基笑过,虽然只是一个短暂的微笑,但巴基的眼睛里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托尼心情不错的哼着调子给巴基安上了新手臂,他在接口处改进了一下,虽然可能还会有点痛,不过比之前九头蛇的简单粗暴强多了,巴基站起来,试着活动了一下,能动,只是轻了一些,还有些不适应。
“谢谢你,斯塔克先生,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巴基对背对着收拾桌上东西的托尼说,托尼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回答,“只是闲着无聊随便做的,我帮你是不想让我们的美国队长担心,搞得我多恶毒小气一样。”
托尼转过身,摊了摊手,“你不用谢我,我也说了,承担我做的事的后果而已,现在,就咱俩个人,我不欠你什么了。”
听他这么说,巴基想了想,大概是还是很介意父母的事情,他点了点头,“我明白,不过还是谢谢,并且,我也会承担起我做过的事的责任的。”
托尼看了他一会儿,巴基的眼神很坚定,看的他有些别扭,托尼挠了挠头,又转过身摆弄着桌上的螺丝钉,“知道啦,没什么事了,你走吧,这几天就别和史蒂夫一块做什么训练了,好好适应一下新手臂吧。”
巴基点点头,“那…再见,斯塔克先生。”他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托尼叫住了他。
“喂,小鸡崽……”
“……嗯?”
“……没什么,以后叫我托尼就好,走吧”
“……”
门关上,托尼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确认巴基走了之后,他有些颓废的倒在椅子里,手捂着脸,他本来想说晚上他打算再办个聚会,毕竟上一次他忙着做新手臂都没怎么玩,想邀请巴基来的。
“哦老天……这可真蠢……”
现在他脑子里的小人没再叫着什么仇人之类的了,而是叉着腰摇着头,不停的说他没出息。
6.
之后,原本打算用来和巴基增进感情啊不深入了解的聚会也没办,托尼在小辣椒的抗议下回了公司开始处理各种烦人的事务,不过他总有办法,他提出巴基的机械臂需要时刻观察,并以此为由让巴基住进了斯塔克大厦,或者复联大厦,都一样。史蒂夫也跟着住了进来,这让托尼有些头疼,不过也不好拦着。
这下他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起来,早上托尼打着哈欠来餐厅倒咖啡的时候,他会见到巴基坐在沙发上乖乖的喝着牛奶,晚上他被小辣椒从实验室拎出来的时候,他会看见巴基和另一个老冰棍一起抱着爆米花看电影,看那些老掉牙的电影,每当他看到这样的场景,他都会忘记自己被揪着耳朵的窘境远远的冲史蒂夫嘲讽上一两句。
巴基也会隔几天就按时去他那里检查手臂,其实那根本不需要,但托尼如此要求,并每次他来的时候,托尼都会在他的手臂上鼓捣一阵,即使鼓捣之后和原来毫无差别。
“改进都在机械内部,你当然看不出来了,等到了战场上你就会感觉出来了。”托尼如此说着,不忘提醒巴基下一次准时再来。
他们之间越来越近了,有时候在餐厅碰见,托尼也会和他开个玩笑,巴基也能接上几句俏皮话,两个人哈哈大笑,好像都忘了他们之间还隔着一到过不去的深壑。
他们也丝毫没有察觉到彼此之间似乎有点近,直到有一次聚会,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端着酒的托尼就着巴基的手吃掉了半个甜甜圈,巴基也自然的吃掉了剩下的一半。
众人被惊呆了,他们或多或少的知道这两人之间有点别扭事,也都小心的不在两人面前提起,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已经这么亲近,尤其是史蒂夫,看到这样的场面老人家脸都红了。
口中的甜甜圈还没咽下去,托尼鼓着脸有些不清的说,“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说话,气氛都冷下来了。”
史蒂夫咳了一下,尴尬的说,“那什么,托尼,你……不觉得你和巴基有点……太近了么?”
“哈?”托尼有点疑惑。
“对啊对啊。你们俩就像一对儿小情人一样,换了别人我早就起哄亲一个了。”克林特嘟囔着,看了看巴基,又看向托尼。
托尼愣住了,他看向巴基,他有点懵,近么?只是,朋友啊,很正常的朋友关系啊,巴基也手足无措的看着他,蓝色的狗狗眼水汪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场面一度很尴尬。
“我们……很正常啊,你们思想有问题,”托尼硬着头皮,试图搪塞过去,“诶,喝酒喝酒,想那么多干嘛啊你们,无聊。”说着仰头喝完了手里的那杯酒。
见他这样,其他人也没在说什么,继续喝酒聊天打牌,热闹起来。这一段算是过去了,托尼松了口气,心里暗暗反省了一下。
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有点近了,怎么不知不觉的,发展成这样了呢,托尼依然没忘了泽莫的那段老监控视频,里面的画面他还清楚的记着,只是,每次想起来,仿佛心口堵着块大石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但看到巴基的时候,特别是巴基笑着和他打招呼的时候,那块石头仿佛消失了。
给巴基检查手臂的时候,他会时不时的看向巴基的眼睛,渐渐的,巴基也会回他带着笑意的眼神,这使他很轻松,甚至有点愉快。和巴基待在一起他会愉快,这个事实令托尼很惊讶。
之后托尼开始躲着巴基,他开始不去餐厅接咖啡喝,而是自己在实验室冲一杯速溶咖啡对付,需要路过巴基的卧室时他会绕路走,甚至开始整日里待在实验室里研究他的装甲,好让自己心里没空想巴基的事情。
巴基意识到了托尼的疏远,这使他有点慌张,他的记忆回复的差不多,凭借着曾经布鲁克林小王子的人格魅力他好不容易和托尼搞好了关系,如今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他不知道为什么,该怎么办,他去实验室找过托尼,可他没有权限直接推门进去,托尼也没有给他开门,他在平时托尼会来的时间在餐厅等着,可托尼再没来过一次,巴基有点沮丧,无奈之下,他去找他的好朋友史蒂夫倾诉。
“唉……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突然就不理我了,好像躲着我的样子,我用见不到他,也没机会问清楚……”巴基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一脸烦恼的样子。
史蒂夫有些想笑,上一次巴基这样子在他面前还是在布鲁克林的时候,那时的巴基会一脸烦恼的和史蒂夫说自己又被哪个小姑娘拒绝了,史蒂夫笑他,他会冲史蒂夫翻个白眼。
史蒂夫依然不厚道的笑了,他挺开心的,他的巴基回来了,“毕竟你们之间还是有那些不好的事情,托尼这个人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其实他的感受都藏在心里,谁也说不清的,你不能太要求他。”史蒂夫拍着巴基的肩膀,安慰他到。
“我知道呀……我也不奢求他能原谅我,前一阵子我们关系还不错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我以为能和他就这么好好的相处下去,没想到他又开始冷淡的对我,唉……我该怎么办呐……”巴基又叹了口气,捂住了脸。
史蒂夫开始哈哈大笑,“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有一次你请朵瑞去跳舞,结果被她拒绝了,那次你也是这样,躺在我家床上,拿报纸盖着脸,一脸委屈的冲我抱怨。现在的你,像极了那时候。”
巴基瞪了他一眼,也笑了起来,“是啊,以前每次我情感受挫的时候都是来找你倾诉,结果你小子每次都会笑我,也不给我好好出主意,不过最后还是会画一幅好看的画让我送给姑娘们。”
史蒂夫笑着看着他,“,那时候日子虽然不好过,但每天和你待在一起,看你讲那些新鲜事,讨论哪个好看的姑娘,抱怨谁又拒绝了你,倒是也挺开心的,”史蒂夫顿了顿,看着巴基的眼睛,“真想回到那时候。”
巴基看向他,沉默了一会儿,移开目光,看着天花板,许久,他说,“是啊……真想回到那时候……不过,我们都回不去了。”他转过头,笑着对史蒂夫说,“谢谢你老兄,一直在我身边听我唠叨这些麻烦事。”
巴基的眼眶有些红,史蒂夫笑了笑,起身过去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混球。”
巴基笑了起来,抬手抱回去,“谢了,混蛋。”他说。
同时,五层之上的实验室,托尼看着实时监控,手里的甜甜圈被捏成了渣渣,他有些咬牙切齿。
“Friday,把巴恩斯先生叫上来,我要给他检查手臂!”
“好的,先生。”
今天的AI小姐也不是很懂自家boss的情绪呢。
7.
巴基被莫名的叫了上去,进门之后,又被莫名的暴力的推到椅子里坐下,现在在莫名的看着很久没见但看起来有些气鼓鼓的托尼。
托尼皱着眉头看着他,心里有无数个念头,但乱七八糟的,他心烦意乱,巴基也看着他,巴基有些疑惑,他试图开口。
“那个……托尼你……”
“你别说话。”托尼打断了他。
巴基乖乖的闭上嘴,眼睛仍然疑惑的看着他。这样的尴尬持续了几分钟,托尼转身拿出工具开始“检查手臂”。他一言不发的拆掉了几天前才装上的几个崭新的零件,又装上了几个一模一样的同样崭新的零件,在巴基眼里,他只是把那些零件拆下来又原封不动的装回去。
“你和史蒂夫关系不错吧。”托尼突然吐出这么一句话,巴基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托尼冷冷的语气使他意识到问题没那么简单,他需要好好回答,“嗯,还好,我们从小就认识,他是我的好朋友。”巴基小心翼翼的回答。
“只是朋友关系么?”托尼鼓捣着巴基的手臂,没有抬头,继续问到,“别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他补了一句。
巴基挠了挠头,回答到,“只是……朋友关系啊,以前他还是小豆芽的时候我经常照顾他,所以他现在也很照顾我……”
托尼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他,仿佛在确认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巴基诚恳的看着他,两人对视了几分钟,托尼轻轻哼了一声,“没事了,你的胳膊很好,你走吧,我还要忙别的。”他转过身,没再看巴基。
巴基皱了皱眉头,他还没反应过来,嗯了一声,就出去了。
门关上了,托尼冲到门口,在门缝里看巴基走远,他有些虚脱的坐到地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头毛,“天哪,这可太蠢了,我简直像个青涩的小男生一样,老天,快醒醒啊托尼,你不能这样下去……”他有些懊恼,好吧,可能不止有些。
有了这么一出,托尼又开始出现在巴基的视线里了,虽然没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怎么回事,但托尼和自己又熟络起来,巴基还是很开心的,早上他会把托尼喜欢的甜甜圈和咖啡准备好放在桌子上等托尼过来,白天没事干他会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到街上去溜达,晚上在晚饭时把自己在街上遇到的好玩的事说给托尼听,逗的托尼哈哈大笑,没错,托尼和他们一起吃晚饭,这是巴基提出来的,不能总闷在实验室里,会闷坏的,他说这些的时候一脸严肃。
史蒂夫一边为好友慢慢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而高兴,一边纳闷托尼为什么那么听巴基的话,不要闷在实验室里的话他也劝过托尼,可托尼从来不听。
吃过晚饭,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不再是老掉牙的片子,而是最近的一些搞笑电影,观影必备除了爆米花还加上了啤酒,托尼会笑得捂着肚子拍着巴基的肩膀,巴基也会笑倒在托尼身上,被托尼自然的搭着肩膀搂在怀里。被冷落在一边的史蒂夫开始觉得这两个人之间不是友情是爱情。
他想起了克林特曾经说过的话,“换了别人我早就起哄亲一个了”史蒂夫作死的对笑着倒在一起的两人说,“你们两个,快亲一个吧,我真是看不下去了。”
“这可是你说的,老头子。”托尼想都没想,他眯着眼睛转过头,对着巴基的嘴唇吻了上去。
两人嘴唇碰到一起的那一刻,时间静止了,史蒂夫惊呆了,托尼也猛地睁大眼睛,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巴基……他喝多了,有些迷迷糊糊的,习惯性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史蒂夫连忙把巴基拉到身后,托尼也连忙在沙发边上坐好。两个人尴尬的对视,巴基趴在史蒂夫背上闭着眼睛傻笑。
史蒂夫咳了一声,他说,“那个,巴基喝多了,我送他回房间。”
托尼点了点头,说,“那我也回房间……”
“不,托尼,你呆在这等我回来,我有话和你说。”史蒂夫严肃的打断他的话,仿佛下了一个命令。
史蒂夫扶着巴基回了房间,托尼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许久,他捂住了脸。“又要被这个老人家念叨了……”他有些沮丧。
一会儿,史蒂夫回来了,他面对着托尼坐下,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脸上严肃的可怕。
托尼从手指缝里偷偷看他,他叹了口气,自暴自弃的放下手,冲史蒂夫嚷嚷起来,“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就是喜欢你的好兄弟了不过现在讲自由民主你作为美国精神的象征可不能拦着我们在一起!”他叉着腰,摆出一副凶神恶煞加我就这样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姿态。
史蒂夫被他突然的坦诚吓了一跳,老人家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到,“托尼,你是成年人,说话之前要考虑清楚的,你真的喜欢巴基吗?”
托尼撇了撇嘴,看着史蒂夫的眼睛,“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自己,可我就是喜欢了,和他呆在一块我挺开心的,看不见他我会心烦意乱,我恨不得把他缩小了放在口袋里时刻带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我就是想,我就是喜欢他,真的喜欢。”
简单直接的情话使老人家史蒂夫有些猝不及防,他表情有些扭曲,“可是,巴基他……你们……你已经原谅他了?!”他小心翼翼的说。
托尼闻言,没有说话,他有些沮丧的用手扶着额头,许久,他闷闷的说,“没有原谅,可是……我想我对他的喜欢,已经大过了对他的恨,我没办法,我对他甚至恨不起来,你带他回来之后他干什么都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色,他努力接近我,我知道他是心里愧疚,可看着那样的他我会有种心疼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可我不恨他,一点都不,我想看他笑起来,我喜欢他笑着的样子……”
史蒂夫看着垂着头的托尼,他感觉很悲伤,托尼和巴基之间挡着的东西是很难消除的,就像隔着一座大山一样,可就这样,托尼爱上了巴基,他跨不过那座山,但他仍然倔强的爱着,这让史蒂夫觉得很悲伤。
“好了。兄弟,别难过了,我相信你,我不会拦着你的,这是你对巴基的感情,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巴基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比谁都希望他能幸福,你和他都遭受了太多不公平的事,现在你们都值得拥有一些好的东西。”史蒂夫拍了拍托尼的肩膀,安慰他。
他知道,巴基一定也喜欢托尼,每次巴基和他提起托尼,巴基的眼睛里满是掩盖不住的喜欢和骄傲,他从未见过巴基对谁那么上心。他们两个如果在一起,史蒂夫一定同意,这两个问题小孩都值得彼此。
8.
第二天,酒醒之后的巴基回想起昨晚,他绝望的捂住了脸,他想,他又离托尼太近了,托尼这下,又要疏远他了。这仿佛是一个周期,一个循环的定律,可他总是不自觉的想离托尼近一点,更近一点。
他喜欢托尼,可他没办法说出来,他觉得托尼可以和他做朋友已经很不错了,喜欢什么的,他不敢奢望。
巴基懊恼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他简直要哭出来了。
有人敲门,巴基垂头丧气的去开门。门外是打扮的光鲜亮丽的托尼。
“嗯……嘿,巴基,我有件事要和你说,”托尼深吸了一口气,开口,“你愿意做我的女……啊不……男朋……也有点怪,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我想给你修一辈子的手臂。”托尼眨了眨眼,有些尴尬但绝对真诚的说。
巴基有些惊讶,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他扑过去,给了托尼一个大大的熊抱,他的头靠在托尼的肩膀上,他的头发使得托尼的脖子痒痒的。
“当然,我愿意。”巴基闭起眼睛,宣誓一般的说出了他的回答。
9.
就这样,他们在一起了,托尼在第一时间嘚嘚瑟瑟的通知了复联所有人,除了史蒂夫,大家都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在之后的复联聚会中,托尼总是搂着他的小娇妻大咧咧的坐在最显眼的位置,毫不留情的闪瞎众人的眼,大家对他翻了无数白眼,也对他们两个寄予最大的祝福。
没人对他们的结合产生质疑,正如史蒂夫说的那样,他们该得到一些好的东西,他们值得彼此。

emmmm算是新年贺文……吧,好久没写,也不知道自己写了点啥,文风依旧是啰啰嗦嗦的但已经尽力好好的写啦,凑活看(捂脸跑走)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其实也就是写了些自己的看法,之前是唯冬粉,不是很能理解铁的做法,但慢慢的也能理解铁的不容易,他也是失去了很多东西,但还是骄傲的坚持着,emmm,剧里的他们可能还会继续苦下去,但我们至少可以让他们在同人里好好的相爱呀嘿嘿嘿。

嗯,就这样。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