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千古】

这是一首歌引发的脑洞(●—●)

许嵩的歌:千古

我的脑洞:神捕磊×神偷雷

0.

   “磊磊,你快点啊!慢吞吞的,像个小丫头!”孙红雷噔噔的跑上山坡,转过头对被自己甩在后面的黄磊大喊。

       黄磊有些气喘吁吁的爬上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孙红雷一眼,“有必要这么急嘛,还有,你说谁是小丫头?!”

       “嘿嘿…磊磊你别生气,不是说好了一起看落日的嘛,这夕阳可不等人…”见他的磊磊生气了,孙红雷连忙换上一张称得上谄媚的笑脸。

        黄磊拍拍身上的雪,两手放在嘴边哈着气,孙红雷见了,连忙拉过他的手,放在手心里揉着。

       “不就是落日嘛,有那么好看么?”黄磊的小圆脸蛋被冻的红通通的,他不禁抱怨起来。

          “诶呀,磊磊你可不能这么想,今天可是除夕,太阳落下去,再升起可就是明年了,”孙红雷把黄磊的两只袖口向下拉了拉,盖住了黄磊的两只小手,自己又把手覆在黄磊的脸上,耐心的给他解释着。

       “过了今晚,我就十岁了,我爹说过,等我十岁时,他就要带我离开阳峡镇了。”孙红雷略带委屈的看着黄磊说道,眼泪都要出来了。

         黄磊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后,长长的睫毛垂下,眼中溢满失望之色。

         “那…那你很快就要走了么?”黄磊嘟起嘴,轻声问道。孙红雷点了点头,黄磊又不甘心似的问道:“那,那你还会回来找我玩么?”

        “会的!磊磊,”孙红雷重重的点头,表情无比的严肃,“等我长大了,我就回来找你玩!我们拉钩!”说着便伸出手。

         黄磊依然嘟着嘴,脸上写满了不开心,不过他还是伸出手,小指钩着孙红雷的,“嗯…拉钩。”声音闷闷的。

         今日还算是个晴朗的冬日,夕阳缓缓落下,余光为地上的积雪覆上一层红。

        山坡上两个小小的身影靠在一起,静静的看着夕阳西下。除夕夜,家家户户喜气洋洋,而孙家和黄家却因两个孩子的失踪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不过两个小家伙可不在乎这些,再过几个时辰,他们便都长一岁了,但也要分别了。

        现在,他九岁,他七岁。

        对两个孩子来说,分别,不过是不能再一起玩,谁都没想过,这会对他们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

        分别,不过是一时的不舍,一时的想念。

1.

      黄磊放下手中的卷宗,揉了揉额角,夜已深,桌上的烛光晃动,三条红布就放在灯下,蒙上了跳跃的影子。

     这已经是五天内第三个大的失窃案,上两次都是东街的古董商铺,这次又到了南街的当铺。

       接到消息时,黄磊正带着人在东街的雅风斋调查,得知又发生一个失窃案,黄磊真是头都大了。

      如今的他已是朝廷里人人皆知的神捕,江湖上亦是无人不知神算子的名号,十五岁进入六扇门,没过多久便破了好几桩大案,得到刑部尚书的赏识,在他二十四岁时又因破了一桩灭门凶案名声大噪,被圣上封为神算子,成为正四品的刑部侍郎。

        有了他,皇城里自是一片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安稳泰和之相,一般的贼偷强盗根本不敢来皇城作乱。只是近日,不知是谁如此大胆,在他眼皮底下犯案。

        今日,听到消息之后,黄磊立刻赶到南街的盛丰当铺查看了一番,果不其然的发现了一条红布,与之前在东街两户古董店里发现的一模一样。

       这贼定是不简单,屡次在皇城里作案,盗走珍宝玉石无数,还敢在现场留下红布,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

        但是,除了那红布,那贼竟未留下其它痕迹,这还真是让神算子甚为苦恼。

       黄磊拿起桌上红布中的一条,在灯下仔细看着,只是普通的市面上随处可以买到的红布,没有什么异样,他无奈的放下,抬手揉了揉眼睛。

        白日里,他将三宗案子联系起来分析,发现贼只偷玉石,且大多价值不菲,而金银瓷器之类碰都不碰,于是便派人守在城内的几个经营玉石的商铺四周,反正案发的没有线索,那只能让贼自己找上门来了。

        此时已是深夜,月色清冷,洒满地上青砖。心事重重的神捕走出府邸,溜达着来到了街上。

       

        


先就这些了,将就看呗●v●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