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千古03

3.

       盛夏,夜空没有一丝云,星星也极少,月光照亮青石小路,配上路边住户门前的淡黄的灯笼光,失了原本的清冷,添了一份柔和。

        孙红雷和黄磊并肩走着,聊着这几年各自的经历。

       孙红雷说,十岁那年,他随父亲离开阳峡镇,四处辗转,在皇城附近的镇上做生意,十几年来也赚了不少钱,去年父亲去世,他将父亲与早已不在的母亲合葬,将经营的店铺卖了,来皇城置了处房子,算是安了家。

       他问黄磊,是如何从阳峡镇来了这皇城,黄磊摇摇头叹了口气,原来孙红雷走后三年,阳峡镇爆发了瘟疫,镇上的人大多因此丧命,少数活着的,也都离开了阳峡,去了别处谋生,而他满十岁时被送往外镇念书,念了四年回来,阳峡已是满目疮痍,他的父母家人也都在瘟疫中过世了,悲痛之中,他与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仆从云生收拾了仅剩的财物,四处浪迹,一年后来了皇城,遇到了当时的刑部尚书黄大人,黄大人看他聪颖,便接在刑部,帮忙处理案子。

        听完黄磊的讲述,孙红雷低下头,笑容也消失了,不一会儿皱着眉头抬起头,手搭在黄磊肩上,“真没想到…磊磊,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

       黄磊冲他笑笑,摇摇头,“一开始确实不太好过,不过后来好多了,黄大人家中有一独子,我与他关系不错,他一直都很照顾我,如今,我自食其力,虽比不上你这有钱人,但日子也过得不赖。”

        “这样啊,还真是谢谢那个黄公子了…诶?对了,磊磊,你在刑部…那百姓们说的那个断案如神的神算子,不会就是你吧?”孙红雷想起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问道。

        “什么断案如神,只是运气好,受皇上抬爱,得了个虚名。”黄磊颔首笑笑,回答道。

        “啊,真的是你啊!磊磊你真厉害!诶,磊磊,你住哪里?这天色也晚了,带我去你家吧,我们好好聊聊!”孙红雷夸张的睁大眼睛,继而又嬉皮笑脸的说道。

        “看你那不正经的样子,都过了二十多年了,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黄磊抬手敲了孙红雷的脑门儿,佯装嫌弃的对他说,“天色晚了,你回家去啊,干嘛非要去我家?”

        “诶呀!磊磊,咱俩这关系,你不带我去你家瞧瞧啊!再者说,光听你这一面之词,我哪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过得好?!我得去看看。”孙红雷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面露坚定之色。

         黄磊看他这样,忍不住笑了出来,“呦呵,还会用四字的词儿了,这点有长进,不过吧,我不是不想带你去,只是今晚有事,改日我再带你去,明白么?”

        看着黄磊的笑脸,孙红雷还是败下阵来,“那好吧,”他挠了挠头,说道,“明天,明天上午,我在酒肆等你,你办你的事去吧,我也该回去了。”

        “成,回去吧,明天我再来找你。”黄磊冲他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孙红雷点点头,走出几步后,又回过头冲黄磊喊,

       “你可一定要来啊!”

       “知道啦,大傻子。”

         黄磊笑着回答。


        转过街角,孙红雷离开黄磊的视线,他靠在墙上,若有所思,拿起挂在腰间的那枚玉坠,摩挲着上面的字。

         “磊磊啊磊磊…你怎么就当了捕快了呢…”

        他喃喃自语,眉头也不经意的皱了起来,思索了一阵儿,他放下玉坠,纵身一跳,踏着墙壁借力上了屋顶,腰间的玉坠随着他的动作摆动,玉坠上的字也在月光折射下变的清晰。

     



原本打算把4也一起码了,脑洞都有了,但快要困死了,睡一觉再说吧(●—●)但愿睡醒之后不会忘😜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