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千古07

甜甜甜●v●


7.

        在孙红雷的软磨硬泡之下,黄磊还是让他住进来了,吃过午饭,黄磊让云生收拾出一间房,自己则出了门。

        孙红雷本来要跟着他一起的,黄磊说让他和云生一起收拾屋子,免得他住进来不习惯,孙红雷想不出什么词拒绝,拽着黄磊不舍了一下,还是放他走了。

         黄磊一个人走在街上,随意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南街的盛丰当铺,想起了昨晚站在屋顶上的黑衣人,便走了进去。

         当铺的李老板一看是他,忙从后面出来迎接,“呦!黄大人!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您快请进!”

       “李老板,你别这么客气,你店里的东西我还没追回来,你这样让我多过意不去。”黄磊礼貌性的笑笑,回答道。

        “嗨,您这是哪儿的话,谁不知道您神算子的大名啊,有您在,还怕那些玉石回不来啊!您坐您坐!”李老板还是十分热情,招呼着给黄磊倒茶。

         黄磊忙拉住他,“诶,李老板你先等等,我来这是有事问你。你这店里,失窃的都是什么玉石啊?”

        闻言, 李老板摸着后脑勺开始回忆,“啊呦,这可还真有点记不清了…具体是什么玉,我忘了,只记得都是些小件,玉坠玉环,还有一些小玉牌什么的。”

        “哦…这样啊。”黄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成,你忙吧,我会尽力把这些东西给你追回来的。”

         离开了当铺,黄磊又悠哉的溜达到了东街去了那两个古董店,问老板,老板也说是些小件儿的玉石,但都价值不菲。

         渐渐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黄磊溜达着,脑子里想着案子,竟没注意时间,都已经是黄昏了,黄磊看了一眼渐渐落下去的日头,揉了揉额角,全然没有留意身后一个屋顶上闪过的一个人影。

       看着天色渐晚,黄磊想着给孙红雷买点酒回去,便就近找了个酒肆买了两壶酒。

       刚出酒肆走到街上,黄磊便感到一丝不安,像是被人从背后窥伺一般。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着。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惊呼,还未等他回头,一个身影猛地向他扑来,抱着他一起滚到路边,这时一驾马车正好从他刚才站的地方飞驰而过。

       黄磊扶着磕在地上的脑袋,皱着眉头看向身上的人,“红雷?怎么是你?这是怎么回事?”

       孙红雷抱着黄磊坐起,脸上写满了心疼,“还问呢,要不是我,你就被那马车撞死了!磊磊,磕到哪儿了?我给你揉揉。”

       黄磊从他怀里挣扎着站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样啊…诶?你从哪冒出来的?我不是让你在家待着么?”

       “嗨!我这不是无聊嘛,再说了,这太阳都快落山了,你还不回来,我不得出来找你啊,”孙红雷也站起来,伸手帮黄磊揉着脑袋,“还好我及时过来了,要不然呐,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还真是多亏了你,”黄磊拍掉他的手,笑着无奈的说,“回家吧,我给你买了两壶酒…诶呀!”

          原来,那两壶酒在刚才他摔到地上的时候就摔碎了,酒洒了一地,黄磊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没事儿,我再给你买去。”

       “好了磊磊,不用,咱回家吧,我饿了…”孙红雷连忙拽住黄磊,又开始了他的无赖神功。

         回府之后,两人吃了晚饭,孙红雷跟着黄磊去了书房,黄磊在那里处理卷宗,孙红雷就趴在桌边看着他。

         终于,黄磊被他看的烦了,抬头看向他,“你在这儿看着我干嘛,回去睡觉吧。”

        “我不,磊磊,我要陪着你。”孙红雷眯起眼睛,语气里满是温柔。

        黄磊看他这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大傻子…我可能要很晚才睡的。”

        “那我也陪着你,一直一直陪着你。”孙红雷起身,搬着椅子坐到黄磊旁边。

         黄磊看了他许久,笑了一下,低头继续看他手上的卷宗。

       孙红雷则继续趴在桌子上侧着头看他。

        时间又过了许久,专心看着卷宗的黄磊听到了身旁那人低沉的嗓音。

      “磊磊,这么多年了,你有没有想我啊?”孙红雷依旧趴在桌子上,声音有些闷闷的。

      黄磊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随意的回答道,“想啊,怎么不想,你呢?想我么?”

      “当然想啊,磊磊,这些年,我总是想起咱俩小时候,”孙红雷目不转睛的看着黄磊,自顾自的说着,“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才五岁,穿个淡黄的小褂,我还以为你是个女孩呢。”

        黄磊不言,只是笑笑,依旧看着卷宗,心思却已飘到了几十年前。

        孙红雷继续说,“那时,我觉的你是这世上最好看的小姑娘了,心里还想着长大了一定要娶了你,放在家里,天天看着…”

        黄磊放下手上的卷宗,转过头笑着看他,顺带敲了他的脑袋,“所以说你就蠢,男女都不分,还妹妹妹妹的叫我,我那时真是好脾气,都没打你。”

       孙红雷又眯着眼睛笑了,他说:“小时候咱俩天天在一起玩,你嫌我抢你的东西玩,可你不还是有什么小玩意就跑来给我看?离开阳峡镇之后,我每天都在想你,每天都在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前些年我还去阳峡镇找你来着,结果看到阳峡镇已经废弃了,我那时那个心情啊,真是低落到极点了。”

       黄磊看着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放在他脑袋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下意识的,就这样了。

       孙红雷从头顶拉过黄磊的手,握在手心里,认真的看着黄磊的眼睛,“磊磊,也许你只当我是你一个小时候的玩伴,可我…你在我心里,很重要,这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很想你…这玉坠上的字,就是因为我太想你了,我才自己刻上去的,我天天戴着…磊磊,我…”

        没等他说完,黄磊腾的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有点困,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说完,像是躲着什么一样,黄磊急匆匆的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留下孙红雷自己呆呆的坐在桌前。

        他的磊磊,这是害羞了么?

        孙红雷嘿嘿的笑了。

     

       


呼…我今天更了好多啊…困=_=

突然觉得我这题目跟文…好像没什么关系→_→

一天多更,求夸奖●v●


评论(1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