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千古11

11.

        黄昏,黄磊独自一人在街上走着。

        中午时孙红雷的那一番话一直在他脑海里回响,那急切的语气里满是关心,可是,他竟觉不出一丝温情。

        于是他对孙红雷说他想出来喝酒,孙红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两人一起来到当初遇见的酒肆,一杯接一杯的喝。

        孙红雷见他的磊磊难得这么有兴致,自己也开心的很,不知不觉间就被黄磊灌倒了。

       黄磊把他安置在附近的客栈里,自己则去了上午没有去过的剩下几个客栈。

        现在,太阳又要落山了,黄磊心情低落的走在街上,他终于问出了有用的答案,可那答案偏偏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他找到了孙红雷之前住的客栈,也找到了孙红雷偷的那些玉石,他把那些玉石还给了那些商铺,嘱咐他们不要声张。

        本来就觉得孙红雷有事瞒着他,从一开始的相遇,到后来孙红雷住进来,再到上午他拉着自己回府,一切都那么可疑。

        从一开始在酒肆里相遇,他就注意到了孙红雷,不是因为是儿时玩伴的熟悉感,而是因为他断案十多年来养成的直觉,那时孙红雷在酒肆里,同样也是隐隐的注意着四周,眼神里透着拒人千里的冰冷,而他后来对自己的热情,巨大的反差让黄磊对他起了不小的疑心,但还不致让他怀疑他就是那窃玉贼。

        而之后,他被那黑衣人遛着满巷子的跑,一个碰巧看到了月光在他腰间的反光,后来那黑衣人在屋顶,举手投足的习惯都被他捕捉到,也觉得很熟悉,还有嗓音,就算是故意压低了,他也听的出来。

       这 种种迹象,通通指向了孙红雷,可黄磊偏偏不想联系到他,每次思考的时候都下意识的避开孙红雷这个名字。

      孙红雷对他的感情,不仅仅是久违的好朋友的感觉,是什么,他自己明白,孙红雷也一次次的想要向他说明,全被他下意识的阻止。

       他怕他说了之后,自己会更不忍心戳穿他。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他不想再办这个案子了,所以他自己把那些玉还了回去,派出去查的手下也都让他们回来了,他告诉他们,玉石回来了,案子已经结了,没必要在查下去了。

       他现在一个人在街上走,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被他故意灌醉扔在客栈里的孙红雷。

       孙红雷说,他要报仇,要杀尚书大人,黄磊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故意说要杀尚书大人,先弄死他再说,他看得出来,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孙红雷是真的着急。

       他想以他自己来使孙红雷放弃这个想法,如果不行,也至少拖延了时间,他总会想到办法让孙红雷听话。

      “唉…红雷啊红雷…怎么会是你呢…”黄磊叹了口气,长长的睫毛垂下,整个人都无比的低落,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跟了他很久的一个身影。

       黄磊走进小巷,想着这么晚了,红雷酒醒了起来看不到他,可能又要着急了,于是抄近路想要快点回去。

       狭长的小巷里十分安静,黄磊低着头走着,突然感觉身后多了一个人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而是转了个弯,拐进了巷子深处。

        他蹲下身,等在拐角处,脚步声渐渐逼近,黄磊看好时机猛地站起,一记生疏的擒拿手拿住那人。

         “诶呦呦呦…磊哥轻点轻点,是我啊!”身下那人急忙说道。

         “小渤?怎么是你?你跟着我干嘛?”黄磊一听他声音,连忙放开他。

          黄渤转了转胳膊,嘿嘿一笑,“磊哥行啊,这招学的挺好的,我没白教你。”

         “得了吧,我这还差点没抓着呢,老实交代,你跟着我干嘛?”黄磊开玩笑的捶了他一拳。

       “这不是闲的没事,上街上溜达嘛,早就看见你了,跟了你半天,这才发现我啊?”黄渤挠了挠头,回答,“磊哥,你这是怎么了,反应怎么迟钝了,要放以前我能跟你这么久啊?”

        黄磊笑笑,说:“在想事儿呢,没注意。”

        “嗯?我听衙门里那些人说,你这案子结了啊,还想什么呢?”黄渤有些奇怪。

        “想点私事儿,没什么。我这要去趟东街的客栈,你跟我一起?”黄磊问道。

        黄渤点点头,笑着取笑他,“一起吧,省得你这心神不宁的,走街上再让车撞着,啊不,再撞着车。”

        两人有说有笑的在巷子里走着,这一番打闹,让黄磊忽视了真正的危险。




开始转虐。

得知极挑再次延播的我心情复杂。

(╯‵□′)╯︵┻━┻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