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通空〕名还没想好……

看了b站几个通空的视频,最近满脑子的陈空空和通臂的爱恨情仇,尤其那个可念不可说,啊……快去领证啊你们,打什么架啊喂!
入坑之后,把lof上的通空文看了个遍,唉,北极圈无疑了,终于没忍住开始自己写了。
那个……小学生文笔,而且虽然在开始看原剧了但还没看到通空部分,而且对原著也没太深的研究,写了一些感觉全是bug,私设如山,时间线混乱,大家多担待,就当看个乐呵吧……

设定是通和空都是花果山出来的猴,之后产生了点误会,最后通对空爱而不得心生恨意,最后黑化打架,最最后……应该会是he吧还没写完不过不想虐。

那个,大家看的时候请代入陈空空,个人觉得陈空空小奶猴一只,妥妥的受,张空空的话,大概就成空通了,捂脸。

嗯,就酱,不喜求轻喷……

1.
花果山。
通臂猿猴是花果山的一只小猴子,无忧无虑,整天跟着其他猴子上窜下跳,年幼的他曾以为自己整个猴生都会如此,如花果山万千普通又活泼的猴子一般。

直到有一天,花果山主峰顶上的一块圆石动了动,竟蹦出一只猴子来,通臂猿猴和众猴一起去看热闹,只见那只石头里蹦出的猴子茫然的看着叽叽喳喳围过来的猴群,不敢靠近猴群,猴子们也不敢靠近它。

猴群对这个石猴满是好奇,但也有些戒备,而通臂猿猴却莫名觉得它亲切,僵持之中,通臂猿猴主动递了一个桃子给那石猴,石猴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嗅了嗅桃子,终是咬了一口,觉得好吃,几下便吃光了,还冲通臂猿猴咧嘴笑了笑。

爱吃桃子,是猴没错了!

猴群放下戒备,纷纷与石猴亲近起来,石猴也开始整日和猴子们混在一起,而与石猴最亲近的,便是通臂猿猴,也许是那一个桃子的缘分,也许是两猴都是无父无母,他俩看对方都格外顺眼,于是总是凑在一起,抓虱子摘桃儿,在树林里撒欢儿。

有一天,两只猴玩够了,双双躺在树枝上,晃着尾巴看夕阳西下。

石猴看着金红余晖渐渐消失,突然长叹一声,通臂猿猴转过头看它,不解的问。

“小石猴,没来由的,你叹什么气,莫不是肚子又饿了?”

石猴尾巴卷了卷,眉头微皱,竟还有些老成的样子,说道,“今日,经常和我们一起玩的那只小猴在打闹时掉下山崖,找到时竟一动不动了,白眉老猴说,今后再见不到它了,说是,什么来着?死了。我想,若我们有一天,也像那小猴一般,不能动,不能吃桃吃香蕉,不能上树下河,会多无聊。”

这话题对于两只小猴子来说,未免有些沉重,通臂猿猴坐起来,挠了挠头,安慰石猴道,“生死之事,总是避不过的,没必要现在就为此伤怀。”

石猴听他这么说,一个激灵跳起来,重重摇了摇头,“不然不然,我听白眉老猴说,神仙是不用死的,神仙长生不老,又很厉害,什么都不怕!”

“可我们又不是神仙,我们只是普通的猴子,神仙长生不老无所畏惧,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通臂猿猴见它忽然跃起,连忙扶住它,见它稳住身形,随手挠了挠它的脑袋,摘去它头上的树叶,说道。

石猴受用的眯起眼睛,但仍是摇头,“你不懂,白眉告诉我,世间也有神仙会收徒弟,授以法术,若是能学了长生的法术,我们就可以像神仙一般,跳出生死啦!”

通臂猿猴从它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对劲,试探着问,“所以……”

“所以我决定了,要去找神仙,拜师学法术!”石猴眼中闪着光,兴冲冲的说,“通臂,等我学成归来,我就教会花果山所有生灵,让大家都不用死,一起长生不老,多好!”

通臂猿猴挠了挠头,听着是不错的,可是它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但看石猴一副坚定的样子,也不好败它的兴,便点了点头。

石猴见它赞同自己,高兴的翻了个跟头,脚下的树枝有些不堪重负的晃了晃,通臂猿猴连忙将石猴拽到一旁更粗的树枝上,拍了拍石猴的脑袋。

“若是要离开花果山到世间寻仙学艺,你这闹腾的性子可得改改,别学艺不成,自己小命先丢了。”

石猴嘿嘿一笑,靠着通臂猿猴躺下来,“你对我最好,等我回来了,第一个教你,若是没有你陪我一起玩,就算长生不老也没甚意思,你可要等我,哪里都不许去……”说着说着,竟睡着了。

通臂猿猴没在说话,只是觉得树林里不似平时清冷,面上竟觉得有些热,看着石猴枕着自己的胳膊愈睡愈熟,心里暗暗想着,“那你可定要回来,我便在这里等你,哪都不去。”

次日清晨,石猴就早早的出发了,听闻海外有仙山,它便乘一小木筏,开始了它的寻仙之路。
2.
石猴本以为,此去,用不了多久便能找到神仙,没想到待它学成归来,已是将近二十年后。

当它再次踏上花果山的土地时,它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小石猴,它有了超凡的法术,会七十二变,长生不老,刀枪不入,有一朵随叫随到的筋斗云,它还有了一个名字,叫孙悟空。

悟空满心欢喜的跑到山里,叫出猴群,却不想它离开了太久,曾经和它一般大小的猴子已经变成了老猴,悟空心中难过,转念想到只要让它们都学会长生之法,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便安慰它们几句,打算开始将从须菩提师父那里学到的东西教给群猴。

突然,悟空看了又看,却不见通臂猿猴,问了几个年纪蛮大的猴,这才知道,他走后几年,花果山来了一个胖胖的神仙样子的人,说通臂是什么灵猴,但命里有一大劫,若不用佛法化解,恐怕会心魔蚀体,不但性命难保,还会给世间带来灾祸,如此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带通臂走了。

悟空听后,心中有些愤愤,通臂那么好,幼时它被其他猴子欺负,都是通臂帮他出头,有其他动物说它是石头里蹦出来的,说它是怪物,也都是通臂安慰它,帮他赶走那些找茬的家伙,现在说什么通臂会给世间带来灾祸,会带来灾祸的都是妖怪魔头之流的恶物,可通臂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是妖怪魔头的啊。

悟空怎么都想不明白,反而越来越气,想要去找那个带走通臂的胖神仙,不过最终还是被猴群劝住了,毕竟那个胖神仙看着不像坏人,而且通臂被神仙带走,怎么着也不会是坏事,悟空想了想,便作罢了。

然而不顺心的事不止这一件,花果山的猴子说到底还是普通的猴子,不像悟空,这长生之法,它们是怎么都学不会的,悟空烦躁之下,到东海抢了如意金箍棒,又闹到地府,干脆划了生死簿上所有猴类的名。

勾名时,悟空是醉的,但他心中还是记挂着通臂,便下意识的仔细看了生死簿上关于通臂的记载,却发现没有通臂的寿数,再一问判官,原来通臂猿猴已经成仙,超脱生死。

离开地府回到花果山,悟空已经醒了酒,他一个人靠着树枝看月亮,看着看着,终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通臂成仙了,长生不老,真好啊,不愧是我的通臂,就是厉害!悟空放声笑着,惊了几只飞鸟。

他知道,自己恐怕已经犯了大事,师父说过,如果触犯天条,就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如今龙宫地府都被他折腾了个底朝天,怎么着都能算是触犯天条,天兵天将很快就会来抓他了吧。

可他还是忍不住替通臂高兴,笑得尾巴都晃个不停。
3.
通臂猿猴自从十几年前被弥勒佛带回道场,便一直潜心修炼,研习佛法,在弥勒佛的教导下,十多年过去,法力也小有所成,成了一个小仙。
他经常会想起花果山,想起小石猴,也不知道小石猴有没有学到长生之法,不知道小石猴回到花果山,却发现自己没有遵守约定等着他,他会不会伤心难过。

弥勒佛总是笑呵呵的,告诉通臂猿猴要摒除七情六欲,佛家无欲无求,心中若有挂碍,便不能领悟高深佛法,通臂也曾试着忘掉花果山的一切,做到心如止水,好去悟得师父说的高深佛法,可是每当他想起小石猴,想起那夜小石猴说的话,已如深潭的心还是会荡起波澜。

突然有一天,正在打坐的通臂感到一丝震动,他离开禅房,却看到天空中雷云密布,再以神识观之,竟是天兵天将在布阵。

是谁能使得天庭摆出这么大阵仗?

弥勒佛笑呵呵的说,“那位说起来还是你的旧相识,本是灵明石猴,学了些本领,却不善使用,与天庭作对,此番玉帝派十万天兵,那石猴怕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通臂大惊。

弥勒佛看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摇了摇头,总是笑眯眯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惋惜,“他同你一样,都在灵猴之列,天生聪慧,只可惜他一心想着让众生皆长生,竟大闹地府,撕了生死簿,天庭给他机会,让他上天做官,可没过几天,他又搅乱蟠桃会,惹的玉帝不惜派下重兵,这下要是真打起来,花果山那一众生灵免不了要遭涂炭哪。”

通臂猿猴心中隐隐作痛,无论是花果山还是石猴,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思量一番后,通臂向师父请求让他回花果山一趟,想试着阻止这场大战,弥勒佛见他心急如焚,便准他去了。

通臂猿猴匆匆赶来花果山,却见花果山已经不是当初的山清水秀,反而隐隐飘着妖气,山中生灵也不似从前,他拦下一只猴子问了路,急忙来到水帘洞。

那只猴子说,他们的大王齐天大圣就在水帘洞中,通臂此时穿过瀑布,站在洞口,想到即将见到小石猴,竟有些无措起来。

“是谁在那,畏畏缩缩不敢进来,我齐天大圣有那么可怕吗?”

慵懒带着醉意的声音从洞里传出,通臂的心猛地一颤,这声音,像极了小石猴,只是听起来有几分邪性。

通臂走进洞里,拐过一道石壁,只一眼,便看到了醉倒在座上的孙悟空。

日光穿透洞顶的石缝,照在座上,孙悟空金冠炽翎,身披甲胄,脚踏赤履,歪歪扭扭的躺在石座上,金箍棒被他随意扛在肩上,另一只手还提着个半空的酒坛子,整个猴英气十足,仿佛发着光,又有一丝妖邪之气。

这样的石猴,通臂从未见过,他只当小石猴还是曾经的小石猴,却不曾想,隔着几十年,对方已经变了太多。

悟空眯着醉眼,想看看来者何人,看清之后,手一松,酒坛子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坛中酒还未漫开,悟空就已冲到通臂面前,紧紧的抱住了通臂。

“通臂你个骗子!说好的会在花果山等我,为何我回来了却寻你不得?”酒劲之下,齐天大圣竟显出一丝孩子气,抱着通臂吵吵嚷嚷不肯撒手,通臂心中难过,抚了抚悟空的背,“是我不对,我这不是……向你赔罪来了么。”

悟空放开通臂,脸上一会儿委屈一会儿笑,又围着通臂转了一圈,将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似乎在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他的幼时好友通臂猿猴,最终转过头揉了揉眼睛,又拉着通臂坐下。

悟空咧着嘴笑个不停,边笑边说道,“你啊,赔罪倒不至于,只是说好了等我回来,可你却自己跟着神仙走了,你已成了仙,我为你高兴还来不及。”

听他这么说,通臂也笑着说,“小石猴,你一走就是十多年,谁知道你何时回来。”

“别叫我小石猴了,我现在可有名字,响当当的名号,齐天大圣孙悟空,你我亲近,叫我悟空就成,嘿嘿,你成仙了,我也不差,天上那玉帝老儿让我上天做官当神仙,我还不去呢!”悟空得瑟起来,仰着脑袋装模作样的说到。

通臂翻了个白眼,“是是是,齐天大圣,看把你厉害的……”通臂一顿,想起他此行的目的,便试着开口,“……不过,你真要与天庭作对么?”

悟空一愣,收了笑意,问到,“你这是什么意思,天庭看不起我们这些下界生灵,非要分个三六九等,他们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我看着烦,非要好好教教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何为众生平等!”

“他们这般自然不好,可是,世间万物皆有定数,你如此大闹天宫地府,扰乱三界秩序,终是不对。”通臂想了想,说道。

悟空脸黑了下来,言语之中有些怨恨之意,“我让众生皆长生不老,无生死病痛之忧,有何不对,通臂你莫不是成了仙,也变得像天庭那些老顽固们那样,认为众生就该被神踩在脚下?!”

通臂也有些生气,反驳他道,“长生不老?你当真以为被你划了名的就长生不老了么,你这样逆天而行,反倒把他们都变成了人不人妖不妖的东西,你看看如今的花果山,妖气弥漫,这真的是你想要的?而且现在天庭遣重兵抓你,免不了又是生灵涂炭,你想想,你究竟是救了还是害了花果山?”察觉到自己话说重了,通臂顿了顿,又道,“悟空,回头吧,你斗不过天庭的……”

“通臂你!天庭那帮顽固如此说我,你竟也如此说我!我当我为众生谋利,不曾想却被你们这些神仙当做妖邪,通臂你不站在我这边,反倒说什么我逆天而行!”悟空大怒,腾的一下站起来,金箍棒攥在手里,冲通臂吼道,“也罢,就当我孙悟空瞎了眼,错认了你这个朋友!”

通臂一惊,没有想到悟空竟说出这番话来,他试图冷静下来,他向悟空伸出手,想像儿时一样安慰悟空,“悟空,我不是……”

结果,悟空伸出金箍棒,直指通臂面门,打断了他的话。悟空双眼通红,一字一句的说道,“多说无益!孙悟空一个妖猴,不配有你这样的朋友,你走吧。”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通臂看着悟空的背影,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许久,他摇了摇头,终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4.
弥勒佛不知道自家徒儿回了趟老家发生了什么,通臂回来之后便一言不发,把自己关在禅房里几天没出来。

弥勒佛摇了摇头,想来是跟那齐天大圣谈崩了,他也不好说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一个外人,只好随通臂去了,只盼自己的傻徒儿能想通,早日放开这些杂念。

后来,通臂跟没事一样,开始向从前一般整日打坐念经,修炼法术,甚至在听到那孙悟空被如来佛祖制服压在五指山下的消息时都没什么反应。也许是想通了?弥勒佛想,唉,或许是陷的更深也说不定。弥勒佛表示很糟心,但也只能随他去。

再说孙悟空,他被压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开始还会挣扎着,试图逃跑,意识到一切都是无用功以后,他也开始反思自己所作所为。

一晃几百年过去,观音菩萨某天偶尔路过五指山,便顺带去看了下山里压着的猴子。

“过去了这么久,悟空你知错了么?”菩萨问他。

“菩萨,究竟我做的是对是错我不知,但想了这许久,我的确是后悔了。”

“对错不知,那你又为何后悔?”

“……悟空想求菩萨一件事。”

“你且说来。”

“我有一个朋友,我俩因为我大闹天宫的事吵了一架,我对他……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如今我后悔了,我想跟他说声对不起,可我被困在这里不知何时才能脱身,所以恳求菩萨为我传话。”

菩萨却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我不能帮你,你与通臂猿猴之间的事,还需你自己与他说清楚,而且,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是你二人的劫数,外人插手不得。”

悟空闻言,心中疑惑,急忙问道,“劫数?这是何意?”

菩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他,离开了,留悟空一人在山中。

悟空看菩萨走远,心中伤感,昔日情景又浮现脑海中。

那日通臂明明是在劝他回头,可他与天庭杀红了眼,竟听不出通臂话中好意,只当通臂如天庭的众神一般冷血无情,无心苍生,他还对他说了那样的话,如今回想起来,若不是双手被缚,真是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通臂是仙,若我他日能从这山中脱身,纵是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对他说声抱歉,只盼通臂当我那时是疯了说胡话,别把那番话放在心上啊……
5.
一转眼,又是几百年过去。

弥勒佛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徒儿在院中练武,一杆短鞭在通臂手中舞的生风,几招之后,庭院中的树枝皆簌簌作响。

通臂察觉到师父走近,忙收了功夫,合掌行礼。

“师父。”

“嗯,不错,你这本领已练得炉火纯青,此番下界,为师也不必为你担心了。”

“下界?师父怎么这么说?”

“唉,自从唐三藏离开长安开始取经,这凡间的妖怪皆对他虎视眈眈,竟一个个摩拳擦掌,危害人间较从前更甚,百姓不堪其苦,纷纷求佛祷告,徒儿你如今法力高强,为师想派你下界,惩治妖邪之乱,不知你意下如何?”

通臂闻言,点了点头,应下了这桩差事。

道别师兄弟,通臂来到人间。果然如师父所说,人间妖魔肆虐,百姓流离失所,便连忙开始四处帮百姓打妖怪。

几年过去,通臂猿猴的大名已经在这里传开,百姓感激他降妖除魔,为他建起一座庙宇,奉他为神猴大将军,日日供奉,香火不断。

通臂也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一只小雀,那小雀原本有些道行,因为倾慕通臂,便整日里跟着通臂,有时也能帮一些忙,时间久了,也能化出人形。

通臂知她心思,只是他心中一直有一只天真活泼的小石猴。

在花果山的那日,悟空对他说的那番话,一直在通臂脑海中挥之不去,一开始他是无比心痛的,到后来,总是心绪不宁,竟连佛经都看不下去,干脆开始习武,这才静下心来。只是每每回想起来,还是会感觉莫名的烦躁。

雀仙在他的庙里建了一个巢,日夜陪他,他很感激,却也知道自己给不了她什么,便刻意与雀仙保持距离,只把她当小妹照顾。

只是近日来,通臂总会无来由的烦躁起来,方圆百里都无妖怪可打,通臂耐不住闲,却也没什么事干,只好化出人形带着小雀四处闲逛。

在人间待久了,看多了平凡人之间的恩怨之事,通臂渐渐觉得这群人类并非总如师父所说那般善良,有的恶人,害人比妖怪更甚,而人间的奸邪狡诈,欺骗,冷漠,也让他十分反感,时间一长,通臂竟觉得自己生出了一些戾气。

直到有一天,他从千里外除妖回来,竟看到自己的神猴将军府被人们拆了,连小雀的巢都被扔到地上破坏了,通臂气不过,在那群人前显形,质问他们为何这么做。

“神猴爷爷,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啊!近日里来了四个僧人,帮我们打跑了妖怪,要我们给他建什么齐天大圣府!我们哪敢违抗啊!”为首的村名吓得痛哭流涕,哆哆嗦嗦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齐天大圣?

孙悟空!

通臂连忙问了村民那四个僧人的去向,想追上去,看看是不是他想的那个人。正欲施法,有人拦住了他,通臂转身一看,原来是同是弥勒佛座下的弟子,自己的师兄黄眉。

“师兄,你怎么在此处?”通臂疑惑,问到。

“那个……我……我也是应师父之命,下界除妖的,嘿嘿,除妖的。”黄眉躲躲闪闪的说。

通臂没有细想,信了他的话。

黄眉搓了搓手,问到“诶,师弟,你这……莫不是要去找那孙猴子寻仇?”

“寻仇?师兄这是什么话。”

“诶,跟师兄还瞒什么,那齐天大圣不就是你在花果山的旧识嘛,我听说,当年他大闹天宫之时,师弟你还去劝过他,他却不识好歹,你俩不欢而散,如今他跟那唐三藏去西天取经,仗着自己有几分本事赶走了几个妖怪,心中记恨与你,竟又欺负到你头上来,师弟,有此新仇旧恨,你能忍,我可不能忍!”黄眉气的胡子都歪了,一副为通臂抱不平的样子。

通臂听他这么说,心里颇不是滋味,但仍觉得悟空不是这样的人,“师兄,孙悟空当初虽然与天庭作对,可过了五百年,如今保唐三藏西去取经,应是不会如此恶劣,更何况…他从小就心性纯良,怎么会是你说的那样呢。”

“诶呀师弟!你还为他说话?你看看你这神猴将军府都成了废墟了,还不都是他害的?我看他就是心胸狭隘,偏要与你作对!你想想他曾经对你说过的话,何等过分啊!你还当他心性纯良?别傻啦师弟!你心地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但又换来什么呢?!庙都被人拆了!”黄眉一脸愤恨,看着通臂,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通臂想了想他的话,又回想起当初悟空对他说的那番话,心中烦躁,被激起一番怒气,“既如此,那孙悟空未免欺人太甚。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听他此言,黄眉眼珠一转,心中大喜,“师弟莫要冲动,我有一计,能让你好好教训那劣猴一番,你且附耳来听。”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