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冬吧唧

吃我大通空安利!!!

〔通空〕无名

感觉写了好久,最近有些偷懒嘿嘿嘿。
这几天就写了这么一些,也没啥思路,啊,只想就这么甜着,但还得再打架再虐才能到最后,结尾都想好了,打架也想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过渡,唉。
字数很缩水,还是觍着脸分成两小章发了,后续正在写。
感谢喜欢,超开心的!







11.
悟空又恢复了从前蹦蹦跳跳的状态,整日里闲不住,一会儿整整八戒一会逗逗沙僧,唐三藏都忍不住笑着叹气,说他回来之后比从前都活泼。

悟空心里高兴,恨不得一天就走到灵山,这倒苦了八戒这个走不动道儿的胖子。

“师兄啊,你慢点,师父骑着马都跟不上你。”八戒气喘吁吁的扶着腰,冲悟空喊。

“死肥猪,明明是你自己懒,说师父干嘛,诶你走快点,早日取得真经就能早日普度万民,像你这么磨磨蹭蹭的,苍生早就完蛋了。”悟空在前面蹦跳着,时不时翻个跟头,嘲笑八戒道。

八戒走不动了,知道跟这个猴子没得聊,就去求助师父,师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悟空,你走的太快,为师确实有些跟不上,这天色已晚,我看不如就在这歇下,明日再走。”

“对啊对啊,歇会儿,明日再走,嘿嘿,师父,我看那边有个破庙,我先去放行李啊。”有了师父的话,八戒连忙颠颠的找地儿歇着了。悟空默默翻了个白眼,也不好说什么,便又回来,护送师父到破庙歇息。

入夜,悟空睡不着,一个人望着月亮时不时的傻笑,八戒在他身边躺着,呼噜震天响,甚是影响悟空望月思猴的心情,忍无可忍之下,揪着八戒的耳朵把他叫醒了。

“干嘛呀师兄,大晚上的,你不睡也不让我睡啊……”八戒捂着被揪疼的耳朵,有些委屈的说。

“就知道睡,还打呼噜打的这么大声,吵到师父怎么办,真是的。”悟空白了他一眼,继续看月亮。

八戒被他这一闹也没了睡意,挨着悟空坐下,看悟空望着月亮傻笑,八戒忍不住问道。

“呦,师兄,又在想你的相好哪,真没想到师兄你竟也是个情种。”

悟空推了他一把,说道,“什么相好,胡说八道什么呢你!”

八戒摆了摆手,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诶,师兄你别不承认,跟我你还瞒什么,你是在想那个疯猴子对吧,瞧你那表情,都快流口水了,谁看不出来啊。”

“不许说通臂是疯猴子,小心我揍你,诶,不过,我想他,这么明显吗?”

“明显,这么说吧,我想嫦娥妹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

“啊?这么夸张,可是,通臂是我的好朋友,怎么会跟你想你的嫦娥妹一样呢?”

“诶呀师兄啊,说你没情根还真没错,你和那疯……咳,通臂猿猴,谁看都是一对儿,你想想你为他做过的那些事,痴情程度都快赶上老猪我了,他呢,整天喊着要打死你,到头来,打了你一棒子就舍不得了,什么朋友啊,呸,你们俩这就是爱情啊!”

悟空脑子里嗡的一声,连忙抓着八戒问到,“你说的爱情,就是像你和嫦娥,牛大哥和铁扇大嫂那样的?”

“没错啊,虽然赶不上我和嫦娥妹那种惊世骇俗天荒地老的爱情,不过也差不多了。”

“那……可是我是公猴,通臂也是,又怎么会是爱情呢?”

“诶,师兄你这话就不对了,老猪我很开放的,都是公的怕什么呢,放心,只要那疯猴子别再来闹事,我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你们。”

悟空闻言,陷入沉思,他觉得老猪的话,居然有点道理。自从和通臂在花果山分开后,他就整天想着通臂,通臂现在在干什么呢,通臂会不会也在想我呢……满脑子都是通臂的身影。

悟空一直以为通臂是他挚友,他才会如此惦记着,可听了八戒的话,悟空想了想,牛魔王也算是他的好朋友,他就不曾惦记过牛魔王,还有哪吒和杨戬,也和他关系不错,他也没整日里想着他们。唯独通臂,总是让他忍不住去想。

难道真的是爱情?我爱上通臂了?

悟空挠了挠头,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自己对通臂说过的话。

………

“通臂你对我最好了。”

“我孙悟空吃过最好吃的桃,便是通臂你递给我的那个。”

“那一个,偏偏那么好,让我惦记了这许久……”
………

“师兄啊,你别当我不知道,你白天走那么快,还不就是想早日到灵山,完成取经的任务,你就能回去找那疯猴子了嘛,那天你拉着那猴子,二话不说就走了,回来之后每天不是飞一样的拉着我们赶路,就是在那嘿嘿嘿的傻笑,一看就是跟那猴子说和好了,老猪我可是过来人,看的清楚着呢。”

八戒拍了拍悟空的肩,得得瑟瑟的说着。

悟空被他说中,竟也不恼,反倒笑了出来。

“我想了想,我好像确实是喜欢通臂的,诶,那按你说法,通臂他,也喜欢我?”

“笨啊师兄,他不喜欢你,干嘛那么舍不得你呢。”

悟空闻言,笑得更开心了,八戒看他这副蠢样子,叹了口气,唉,傻了,傻了。八戒没再理他,都快天亮了,得抓紧时间睡会儿。

嘿嘿,我喜欢通臂,通臂也喜欢我,好想赶快取了真经回来啊,我就能去告诉通臂了!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像凡人一样成亲,把我那帮朋友都请来。

可是成了佛能成亲么?

啊不管啦不管啦。

嘿嘿,通臂也喜欢我……

12.
“那头死牛啊,气死我了!说什么最爱我只爱我一个都是假的!”

乌鸦精噔噔噔的走进屋,气鼓鼓的在桌边坐下,小云雀跟在后面,想劝说些什么,又被乌鸦精挥手拦住了。

屋内的师徒四人被她惊到,悟空拿着吃了一半的香蕉翻了个跟头到桌前,偷偷问小云雀。

“喂,你姑姑这是怎么啦,牛大哥把她甩了?”

“那倒没有啊,只是姑姑她今天去湖边散心,结果看到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在那里腻腻歪歪的,姑姑就生气的回来了。”小云雀耸耸肩,解释道。

悟空听罢,把手里吃剩的香蕉皮一扔,笑道,“我还以为怎么了,你也是,大哥和大嫂本来就恩爱,你是突然冒出来的,还不让人家腻歪啊。”

乌鸦精不乐意了,一拍桌子,“这话我可不爱听啊,明明是那头死牛来追我,现在又抛下我不管的。唉呀跟你这个猴子说不明白,你一个出家猴,哪懂这些男女恩怨的事呢,真是的。小云雀,走,我们去别处歇着去。”说罢,甩甩袖子走了。

悟空看她们离开,不屑的哼了一声,嘟囔着,“谁不懂啊,说得好像我没有喜欢的人一样,嘁。”

“悟空,你自己在那说什么呢?”唐三藏有些疑惑,问道。

八戒抢着说,“嗨呀师父你可不知道啊,师兄他啊,现在可是有喜欢的人了呢!”

“哦?这,为师怎么不知道啊。”

“师父你当然不知道啊,诶,师父我跟你说啊,师兄他啊……”

“喂!你别胡说啊!师父你别听他的!老猪,你再说我打你了啊!”悟空连忙阻止。

唐三藏依旧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有再问,只当是他们两个在玩闹,便没有放在心上。

悟空见八戒住了嘴,没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也松了口气,瞪了八戒一眼,要过去打他。一抬脚,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嗯?一个葫芦?

悟空捡起脚下的那只葫芦,好奇的端详,还附耳去听了听,又晃了晃,都没什么动静,这葫芦也没个开口的壶嘴,什么玩意儿啊。

“诶,大师兄,这好像是乌鸦精的葫芦啊。”沙僧凑过来说道。

“真是的,丢三落四的,一会儿找不到又要过来吵吵嚷嚷的了,我去还给她吧。”悟空挠了挠头,拿着葫芦出了门。




通通要等到下一小章才会出场啦啦啦
最近反复看b站的视频,觉得通通好帅气啊啊啊啊空空小奶猴啊啊啊啊(๑>؂<๑)

评论(3)

热度(7)